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闪恩#星辰陨落之时 chapter2

时间不够了啊 先写这么多



恩奇都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他是人,他是兽;他是敌人,他是挚友;他痛快,他悲伤;他意气风发,他梦魇缠身。一切记忆被打碎,搅拌成一杯稀里糊涂的果汁,从舌尖流进肺腑。

但自始至终他都没能想起来,那个命运和他交织在一起的男子究竟叫什么名字。

“这不重要,”有人在他耳边轻喃。

“这是逃不掉的劫。”

 

一缕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投进房间,轻吻他的眼睑。

恩奇都眨了眨眼,阳光把他眼前的一切都融化在一片金色之中,这让他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大病之后清爽的感觉游走在他的四肢百骸。恩奇都抬起手臂,遮住一小片阳光。

他尝试地动了动指尖。四指笼住斜阳,在他原本就白皙的手指上留下圣洁的金色。

“身体一切数值都处在最佳状态。”一个红发女子捧着笔记本走进房间,抬眼打量了他几番,“你可以出院了。”

恩奇都坐起身,翻身就要下床,却被那个女子拦住了。“这位小姐,你可以在离开房间前和我握下手么?”

“啊……可以的。”恩奇都拉住女子伸出的手,很快放开,“我是男生,不是小姐。”

闻言女子抬起头狐疑地看着他。就在这尴尬的对视中,喧嚣吵闹从门缝刺进房间。
“吉尔伽美什,回来!”

“你没有资格拦住本王。本王要看本王的挚友!”

“你挚友身体还没好!”

听到这个名字,恩奇都的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锤了一下,而那位女子的眉毛一跳。她转过身,冲着门口大喊:

“吉尔伽美什,不要打扰病人!病房需要肃静!”

“南丁格尔,你个女人对本王的挚友有什么企图!”

就在被唤作南丁格尔的女人拔枪举起之时,恩奇都的手摁在了女子的肩膀上,拦住了她。

“我没事了,我想去见见他。”

南丁格尔半信半疑地放下枪,门外的那个人似乎也突破了限制。吉尔伽美什冲进房间,看见这个长发少年。眉眼还是熟悉的眉眼,嘴角还是自己吻过的弧度。吉尔伽美什感觉自己的心脏被自己的记忆狠狠敲击了一下,少年憔悴的模样和眼泪瞬间涌进自己的脑海。他梗在原地,小心翼翼地抬起手,像是抚摸爱人的眉眼一般。

“恩奇都?”他小心翼翼地确认着。

眼前的人歪了歪脑袋,清秀的眼眸里装着他的身影。

不会有错了啊。

那可是自己一路从战场里抱回来的人啊。

就在他刚想冲上去咬住那人的嘴唇时,眼前的人突然出声:

“你是哪位?”

这四个字像一颗炸弹,瞬间撕裂开记忆与现实穿插的氛围。吉尔伽美什僵在原地。半秒之后,他暴跳如雷。

“恩奇都!”

“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之宝库突然打开,刀光剑影掠向少年所在的方向。恩奇都没想到这个人的脾气会那么大。他微微屈膝,小腿一发力,把他自己弹到不远的一边。

“说,你为什么要伪装成我挚友的模样!”

刀剑的方向一转,争先恐后地向恩奇都扑过来。金色的天之锁凭空出现在少年的手里。锁链缠上刀剑的锋刃,死死地拖住他们。这些刀剑像是突然哑火了一般,就任由锁链这么缠着,不进也不退,而吉尔伽美什本人,却已经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天之锁?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恩奇都正想说你给我个机会解释啊,一个少女的声音兀地响起,打断了这场战斗。

“他确实是恩奇都。”

“不可能!”吉尔伽美什红色的眼瞳装满癫狂,他的声音颤抖,“那他怎么会,不认识我!”

“冷静一下,吉尔伽美什。”声音的主人出现在战斗现场,魔力的波动打散开纠缠在一起的武器。

恩奇都转头看向少女,惊住了。

“你是,你是……”

“我是,我也不是。”少女俏皮地眨眨眼,仿佛她已经知道恩奇都将要说什么一样。

“新来的从者,或者说是亚从者,让我来和你解释一下这个世界的情况吧。”

“亚从者,”听到这三个字,吉尔伽美什全身抖了一下,视线缓缓地从恩奇都滑到少女身上。

“你说的是,那些杂种的实验?”

“可以这么说。”少女打了个响指,“恩奇都的事我待会会解释,请这位最古老的英雄王不要打岔。”

“我是圣杯,或者说是,光圣杯。”少女开始和恩奇都简单介绍着,“圣杯是一种宝物,能够实现人类的愿望。每六十年一次的圣杯战争都是一群人拼死拼活抢一个杯子。而我,或者说是我们,倾听过太多人的愿望,产生了自我意识。但是这个意识并不稳定,逐渐分裂成两个。影圣杯,也就是另一个我,你那天看到的那个,她想要毁掉人理,创造出自己的理想国,而我并不想毁掉人理。于是我们分裂,战斗,但那个我似乎并不满足于私底下的小战斗。为了毁灭人理,她把战斗推到公众眼前,就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这么说来,只要找到那个家伙,毁掉它,就没事了?”恩奇都反应迅速。

“不愧是神造之人,就是直抓重点。”少女满意地笑了笑,“没错,这就是我们的任务。”

“找到那个我,毁掉它,修复人理。”

“这期间需要我的力量是吧,我明白了。”恩奇都点点头,“那么我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世纪初,大本钟那的魔术师协会出现了一波狂热分子。”少女解释道,“他们大都是在政府那里工作的人,企图召唤从者,然后将从者和人类结合到一起,创造所谓的亚从者。这些亚从者有着从者的力量,却比从者更加听话,只要好好训练就不会出什么岔子。像吉尔伽美什这种刺头,一个管不好就要到处找事。”

“解释归解释,不要扯到本王。”吉尔伽美什的额头隐隐显出一个十字。

“然后呢?这个实验成功了?”恩奇都追问道。

“当然没有,不然就没有你了。”光圣杯继续说着,“你曾经的父亲就是这么一个狂热分子。他狂热到拿自己的亲生孩子去做实验。但是把人类和英灵融合的方法本来就是天方夜谭。人类的成分和从者的成分相互撕扯着这具身体,最后以人类的意识灰飞烟灭,从者以不完全模式降临为结局。这个锁链,你是不是用起来感觉很生涩?”

“没错。”恩奇都也坦诚,“它在我手里就像个死物,根本没法发挥出最大实力……”

“这个不急,顺其自然。”光圣杯看到长发少年眼中的阴霾,安慰道,“在生死决斗的时候宝具会自发保护主人。以后的路还有很长,你总能知道你宝具的真名的。”

听到少女的安慰,恩奇都抬起头,笑了笑,精致的眉眼弯成月牙,翡翠般的眼瞳中流露出的笑意让少女脸一红。

“不愧是有着媲美神妓长相的人啊。”少女嘟囔了一句,丝毫不顾英雄王渐渐沉下来的脸色,“真想做他的女朋友啊……”

噌——

刀剑出鞘,直指少年的心口,同样的锁链出现在吉尔伽美什的指尖,尖端锁定少年的眉心。

“既然生死决斗能帮助你想起宝具真名,本王也不介意帮你一把。”

“本王倒是要看看,这千年来,我的挚友的实力变成怎么样了。”

“既然你这么说,”少年的眸子里窜起火焰的战意,金色的天之锁像一条蓄势待发的长蛇,环绕在他身边。他抬起头,迎向那位人类最古老英雄的攻势,“那我便战!”



我想写他们俩打架很久了!兴奋地搓手手!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