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哈喽大家好这里欧阳沐歌叫沐歌就OK啦:D
全职盗墓黑篮魔道凹凸月歌等等等等,什么cp都吃(这点高亮)
准留学高二党日常死亡系列_(:з」∠)_
渣鹅1318379554欢迎来玩!不过日常躺列_(:з」∠)_
围脖欧阳-沐歌不怎么用
请关爱我这个语废小天使(*/∇\*)
就酱紫

#韩张#I'm Yours(三十)
略略略再屏蔽我啊

莫负少年情2.

今天要写的男孩子,是我一年前的同人文邻座里面孙哲平的原型。
和原文所说的一样,那个男孩子是我在课外班偶然遇见的。
第一眼算是惊鸿一瞥了。少年的侧脸轮廓清爽,眉眼是浓墨重彩的一笔,锋利得有点不近人情。唇色近乎苍白,嘴角不带一丝弧度。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的,袖口抖出了一节手腕。手也是极好看的,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的,初一见,他整个人是疏离了,一个眼神轻飘飘地瞟过来,棕色的眸子和我对瞅了一眼,也没了下文。
没想到接触久了,这位高冷的学霸竟然是个闷骚。不熟的时候像是一座冰山摆在那儿,熟了以后冲着看着题目抓耳挠腮的我吹了个口哨:“你怎么这么傻呢。”
你不烦行不行。话语涌到嘴边,却还是咽了回去。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笑。...

描到死亡XD
我估计我同桌这个学期根本刻不完这个

吾:

意识流的图,意识流的描

意识流的转印那我意识流地刻


双下巴的肖队XDD


【毕业之前都刻不完系列】


【侵删歉】

#韩张#I'm Yours(二十九)

伞修伞注意

乐乎你在屏蔽我试试!



韩文清在那儿愣了半天,也没等来路西法所谓的致命一击。心底的疑惑与张新杰心里同样的情感悄咪咪地击了一个掌。黑龙抬起头看去,只见到一个黑影钳制住了路西法的身形。少年的眼眸里充斥着不可置信。他僵硬地扭过头,想看清来者何人,却只觉得腹部一凉,随之而来的是深入骨髓的疼痛。一只白皙的手洞穿了他的腹部,猩红慵懒地躺在这只干净纤薄的手上,带着一种凛冽的美感。

瞬间,天地间的元素分崩离析,重归于寂静。韩文清看清了来者的身份,眸中划过了一抹错愕。

“叶……叶修?”

但此刻这位帝都学院的老前辈可没有一点嬉皮笑脸吊儿郎当的意思。黑色眸子阴沉沉的,里面所包含的愤怒...

莫负少年情1.

一个摸鱼的合集
不想写作业就谢谢好看的男孩子和女孩子。
顺便把运动会的通讯稿给写了(咦?)


今天不写其他人,就写写自己的初恋。

其实也并不算初恋,只是在懵懵懂懂的时候被我刻进心田的人。现在闭上眼,记忆还能勾勒出他的容貌。少年皮肤白皙,大家都笑他天生自带青春偶像剧的滤镜。眉眼倒没有俊朗到惊为天人,只是干干净净得让人看着觉得舒服。
但他的眼睛真的很好看啊。那是一种极致的黑,金色的阳光都被困进了那一方小天地里,只能无奈地打转着。笑起来的时候眸子弯成月牙形,笑意从眼角溢了出来。眼睛这么一眯,那满腔的温柔便无处可藏,只得借着这微笑跑到别人的心里去了。
其实说了那么多的喜欢,也只是喜欢他身上满满的少年感。...

黄少人物速涂。

黄少天这人,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一个很阳光的少年,嘴角总是向上扬着,露出尖尖的小虎牙,嘴里叽叽喳喳的但是并不讨人厌。看着他的笑脸,再烦一些也是可以原谅的呀。
但是呢剑圣大大可不是一个这么简单的人。遮在笑意下的沉着冷静,凛冽浸染在温暖下面,像是绵里针。
但是少年仍是少年啊。私心觉得黄少天就该是赛场上那个肆意的少年,逆着阳光前进,烈日也灼不过他额角的汗水,喧嚣也争不过他的呐喊。他能顶着一切污秽峥峥而立,少年的眼角像是蕴藏着刀锋,张扬而内敛,冰冷而炽热。
这才是我们的剑圣大大啊。

顺便一提黄少天真的超适合橘子汽水
ps如果我这节晚自习写的完作业的话我就去用电脑写文了。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会有一更OvO

小周人物速涂


周泽楷天生了一副好相貌,眉眼俊朗若星辰,薄唇抿出了一道柔柔的弧线嘴角微微的小窝儿像是藏着这世界上最浓烈的酒。
这人放在古代定是那种大家里的公子哥儿,阁楼里的剪影都可以夺了姑娘们的三魂七魄,走大街上都能被绣花球淹死。
但这男孩可不是绣花架子。把人放回原著,眼底的沉着,指尖的跳跃,屏幕上的刀光剑影印在了黑色的瞳孔里,融开了所谓淡定,替换了年轻人的轻狂骄傲。
周泽楷这人就是枪啊。枪身冰冷,子弹滚烫。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一个眼神瞟过来,就能让人窒息。

小周太帅了。
请允许我吹吹他。

卸了一堆APP
现在开始
沉迷学习
再见啦大家。
我会回来的。
明年见吧。
嫌弃我躺列的可以取关了。

po些日常w
苏沐秋生日快乐!
下下周学考估计生贺文就搁到学考后吧……
学考完了也不能日更……还有SAT
所以说高二死亡嘛……

#韩张#I'm Yours(二十八)

疼痛从尾巴尖儿直窜上头皮。韩文清双翼一趔趄,差点把张新杰从背上甩下来。不过好在两人配合默契,张新杰很及时地丢过去了一个治愈术,才让他们这一人一龙稳住身形。

失去控制后的周泽楷双眸血红,平滑的背脊上长出了一排骨刺。切下了韩文清的尾巴,他似乎还不满足,希望多造成一些伤害,却被黑龙迅速地扔到了海里。

“过来,我的孩子。”塞壬对着周泽楷张开了手臂,后者则很温顺地游到她身边,像一个乞求奖励的小孩一般低下了头,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吼声。

韩文清低头看着这母子俩重聚的情景,一时间心中闪过很多想法。但是,他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继续进攻是一种很不明智的选择,可是——

没时间可是了。路西法脸上挂着好整以暇的...

1 /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