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韩张#I'm Yours(二十七)

复健嘿嘿嘿




韩文清和张新杰到达轮回那天,天空中正下着蒙蒙细雨。

天际斜斜飘下的雨丝模糊了城中教堂那流畅而锋利的线条,凉风裹挟着清冷和海洋的淡淡咸味,温柔地蹭过人的脸颊。

轮回城内的大街上并没有多少人,这座繁华的东方城市自魔族侵略四境开始就已经敛起了他灯红酒绿的一面,教堂支起的祝福结界也被那些鹤唳风声的牧师加强了不知多少遍。

但是魔族似乎遗忘了这个坐落在帝国极东的城池,几个月以来,除了海中的鱼群量突然变多以外,什么都没有发生。

接见韩文清张新杰的是轮回的城主,周泽楷。人鱼绝色的基因在他的脸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这个帅气的混血儿仍由雨水浸染湿他的鬓角,刘海微遮住双眸,一小撮碎发贴在额角,给他看起来颇为乖巧的容颜增加了一丝年轻人的张扬。

周泽楷不是多话的人,看到他们两人,也只是脸上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冲着他们点了点头,把来者领进了教堂。

屁股刚和坐垫挨上,张新杰就开门见山:“城主既然知晓我们的来意。那我就直截了当的问了。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周泽楷侧头思索了半晌,回答道:“明日。”

“好,明日清早,轮回教堂见。”

 

次日阴雨初歇,天际刚刚蒙蒙亮。

只听见水面破开的嗤响,周泽楷的身影出现在了海面上。

此时的他褪去了人类的外表,下身化成了鱼尾,脸颊边也爬上了少许细碎的鳞片。黑龙状态的韩文清用前爪抱起自己的主人,悬浮在半空中,静静地等待着指示。

张新杰在韩文清的双爪之中缩了缩身子,巨龙肉乎乎的掌心给他带去了一份温暖。他眯起眼睛,看向海天交际处。

“出发吧。”

人鱼的王国在这个世界最东部的尽头,大海最深处。那种地方,是韩文清张新杰无法到达的,只能依靠周泽楷和人鱼族交涉。漂浮在海面的人鱼打了个转,沉进大海深处。

但是等了好久,韩文清张新杰都没有看到周泽楷,就在他们忍不住冲进海中之时,一个身影被一股蛮力抽出了海面。

张新杰眼神一冷,看向海面急速上浮的黑影,与他心意相通的韩文清当机立断地用尾巴勾住了那个被抽上来的身影。

凝神一看,那个身影,正是周泽楷。此时的轮回城城主紧闭着双眼,鲜血从他背部那道巨大的伤口处滴落,在海水中晕染开来。

“不知人鱼族这个何意?”

紧随着周泽楷的。是一条女性人鱼,身形巨大,背部凸起的骨刺在风中轻微颤抖着,黑红色的眸子紧盯着被韩文清勾住的周泽楷,舌头舔过嘴角的血迹。她那长度近两米的鱼尾弓成蛇形,就像在弓上蓄势待发的箭。

魔族。张新杰的眼神一寒。与他心意相通的韩文清肌肉绷紧,凝视着海面那条人鱼的一举一动,身边的黑暗元素也开始疯狂地躁动了起来。

这么说来,魔族已经侵入了人鱼一族了。

“好久不见啊。”人鱼的身后,清秀少年背后的双翼在空中颤动着。他的身形在空气中起起伏伏着,悠闲自在得很。

但是看到他的韩文清张新杰却无法自在下来。

张新杰深吸了一口气,白皙的手掌按在韩文清的头顶,指节微微发白。

看来免不了了,一场恶战。

“塞壬,不要那么激动嘛。”少年伸出手,搭上了人鱼的骨刺。

“是时候该让你的孩子知道,他的血脉了。”

突然,重伤的周泽楷睁开了眼睛。瞳孔处,是一抹化不开血红。

嗤——

韩文清只觉得尾尖一轻,再听见重物落水溅起的声响。疼痛从尾尖蔓延到了全身。

他的尾尖,被周泽楷切掉了。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