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韩张#I'm Yours(六)

论一个没有智慧的机器对上有张新杰这个buff在的韩文清的胜率是多少?

韩文清的行动很快就给出了答案。

答案是,零。

有了牧师的祝福加成,龙的那些变幻莫测的轨迹在韩文清的眼里清晰异常,破绽百出。拳头击中的地方正是对手最脆弱的胸口,龙的那一身刀枪不入的金属外壳从胸口开始,一片片地裂开,最终崩坏,闪烁着红光的魔法核心若隐若现。

而韩文清也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利爪缠绕着黑色的薄雾,攥向龙的胸口。龙挣扎着偏了偏,韩文清这一抓贯穿了它心脏上面一些的位置,连接着它四肢的静脉摧枯拉朽般的尽数断裂,而龙眼闪烁了两下红光,便永远暗了下去。

结束了。韩文清舒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双翼,却感觉背上的人突然不受控制地滑了下去。回头一看,只见张新杰口鼻溢血,趴在他的背上不省人事。

韩文清心里一凉,动作都不利索了起来。他换成人形,捞起了张新杰把那人圈在了自己的怀里,微微颤抖的手抬到对方脸上探了探鼻息,只觉得有温热的气流轻轻扫过自己的指尖,他才安心了下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失态。冷静下来,他才发现自己和张新杰才认识了没几天的功夫,对方在自己心里已经到了这等地步。可要知道,当他还是深山里的一方霸主的时候,这样的生灵,死几个他对不屑一顾。

一定是契约的作用。

他这样想着。

 

张新杰陷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

上次这样狼狈,是什么时候了?

那时他还只是一个学徒。从师于他人的日子可不好过。在这个大陆上,身份血脉都只是一纸空文,就算是皇亲国戚,没点实力照样会被人踩在脚底。出身于贵族世家的张新杰也不例外。

那时,他被同门击倒在地。师父没有阻拦,只是站在一边看着他们的战斗,对着无力反击的他冷冷撇下一句话:

“差劲。”

现在张新杰回想起来,也没有丝毫怨恨。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能者生存,弱者被踩在脚下。

他是一个看待事物客观到有些刻薄的人,自己的情感,并没有多少参考作用。

叶修听说了他的脾气,只是笑着摇摇头:“他只是还没有遇见那个人而已。”

那个人,是谁?

陷在黑暗中的他静静地想着,直到眼前出现了一团若有若无的微光。

光芒虽然微弱,但是却让人挪不开眼睛,就像迷失的人忽然看到方向。像是脱离控制一般,张新杰抬起了手,向那团光抓去。

那团光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柔软,带着点粗糙,像是手上的茧子。感觉到了他的触摸,那团光紧紧地裹住了他,力道虽大却没有弄疼他,粗粝之下的柔软让张新杰沉溺其中。

等到他彻底清醒,才发现自己抓着韩文清的手。

张新杰:……

两人很有默契地轻咳了一声,算是盖过这尴尬的场面。张新杰努力直起身,而胸口传来的刺痛却把他摁在了床榻上。

“我睡了多久?”张新杰扫视了一眼四周,大致判断出是韩文清把他送到了学校的医疗室,“现在我的情况怎么样了?”

不等韩文清给他答复,在一边忙着的方士谦先开口了:“一个下午,小张,没想到你也会受伤。”

“方士谦?”张新杰皱了皱眉,“你怎么会在这?”

“我退伍了没什么工作可干,叶修说这儿还缺一个职位我就来混口饭吃咯。”方士谦漫不经心地回着,一边抬手在桌上搁下了一杯药,“你只是魔法枯竭了,还好,过几天就没事了,先把药喝了再说。”

喝药。张新杰一皱眉。

他知道方士谦配出了的药功效一定不差,但是苦。

说来让人哭笑不得,这位牧师大大的爱好,就是各种甜食。

然而现在又能怎么办呢?他只得皱着眉把药喝了下去。

韩文清看张新杰没有什么大碍,便离开了病房。

注意到了韩文清的离去,方士谦转头和张新杰抱怨着:“这人是你谁啊,长得这么凶。”

“不是人,是龙。”张新杰一本正经地纠正着,“他是我刚契约的龙。”

“哟,听说前段时间在北境荒漠那收了只龙族,刚开始还不行,没想到是真的。”方士谦一挑眉,“厉害啊小张。”

“谢谢。”张新杰回答道。

“不过这只龙还蛮关心你啊,你躺在这儿的时候他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你,你昏迷的时间里他就一直坐在床边,挪都不挪一下,”方士谦随口说着,丝毫没有在意张新杰听到这话的感受,“你还一直抓着人家的手,他都没嫌弃,虽然脸色很差但还是仍由你抓着,看来他还是蛮喜欢你的嘛。”

张新杰:???

刚进入房间的韩文清:……


my方神神助攻GD!!!

 

 


评论(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