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韩张#I'm Yours(五)

真心不擅长写打斗


骑士正折腾张新杰折腾得高兴,忽觉得脑后生风,看也不看就是回头一剑,正架住韩文清的爪子。而人的力气究竟是没有龙大的,骑士就这样被韩文清推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墙壁上。机械龙也察觉到了主人的受难,眼中红光一闪,后爪一用力就直抓向韩文清的背脊。

金属所制的爪子刮在了韩文清皮糙肉厚的背脊上,虽然没见红但还是惹恼了他。他刚想反击,却忽然想到了刚被他救于困境的张新杰。尾巴一卷,把受伤的牧师圈到了自己身边,低头蹭了蹭对方,声音冷硬却带着无法忽视的关切:“受伤了吗?”

“没事的,无碍。”张新杰摇了摇头,抬手抹去了嘴角的血迹。蹭到了腕上的绯红衬得他的手臂愈发白皙,如同裹了一层红纱,惹得韩文清的视线在上面一扫而过。他尾尖拎起了张新杰,把他放在自己的背上,双翼张开挡住了对方的攻击。

张新杰皱了皱眉。长期独来独往的他并不习惯被人庇护在对方的双翼之下,不是人也不行。但是他也明白,以自己现在的情况莽撞上前帮忙也只是成为对方的活靶子,韩文清的破绽,还不如安安分分地待在原地当做一个挂饰。

韩文清的情况倒比刚才好了少许。没了张新杰这个后顾之忧,他的攻击越发肆无忌惮了起来。而让他有点不爽的是,骑士与龙的配合默契地让他找不出破绽,就和在给一个光溜溜的鸡蛋挑缝儿似的,下不去手。

就在僵局之时,张新杰的声音忽在他耳边响起:

“就是现在,对方露出了破绽。进攻骑士,快。”

没来得及多想,韩文清一口龙息喷出,席卷向龙身后隐约露出来的骑士。而就在龙息即将波及到骑士之时,龙的尾巴一甩,刚好将骑士罩了个严严实实。

“龙爪取对方龙的胸口。”张新杰继续指挥着。

顺着自己主人的话,韩文清利爪撕破空气,刺在了龙刚暴露出来的胸口。爪尖向下一抹,这一爪给对方吃得结结实实,维持运动的魔法核心被韩文清削掉了一小部分。它哀鸣一声,砸在了地上,扑扇着龙翼。骑士一时也不敢上前,只是迅速向后撤,盾挡在身前。

“进攻骑士。结束战斗。”张新杰的话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韩文清犹豫了一下。这个距离,以他的速度,一时是无法击溃对方的。可就在他这瞬息犹豫之时,一股热流从背脊处扩散开来。

神谕祝福,提升攻击力与速度。

这是牧师的力量。

韩文清心下明了。他的身影在空气中一扭,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就冲到了骑士面前。骑士下意识地抬手用盾牌抵挡,却根本压不住韩文清的攻击。金属外壳在韩文清面前就如同玩笑一般。利爪挑起了骑士,就像在扔一个毫无价值的垃圾一般把骑士甩到了一边。

赢了?

不,还没那么简单。

就在韩文清和张新杰刚想松一口气之时,龙的悲鸣声几乎刺穿了他们的耳膜。刚才那只倒在地上一时无法动弹的龙此时却站了起来,张开的双翼如同迎风飘扬的旗帜,毫无光泽的金属双目里此刻却红光大涨。

不好!韩文清心下一沉,双翼张开就要把张新杰牢牢地护住。但还没等他有过多的动作,对方就动了。龙的身影如同一道掠过的闪电,还没等他们察觉就已经来到了韩文清身侧。龙爪劈下,把韩文清狠狠贯在了地上。

黑龙巨大的身躯砸在地上,石板破碎,巨大的力量震得韩文清一阵气血翻涌。但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牧师独有的金色光芒也同时裹住了他。光明元素柔和地淌过了他受创的地方,伤口暖融融的,并开始发痒起来。没多久,就愈合了。

牧师的语气上扬,带着微微的笑意,撩着韩文清的心尖:

“你不会受伤的。”

韩文清了然。

有牧师在,他为什么需要怕受伤,怕战败。

他所需要的,只是一往无前。

他的背后,自然会有人帮他看守。

黑龙再度展开了他的双翼,这回,他再无顾忌。


他的背后,自然会有人帮他看守。

感觉韩张就是这种相处模式,把后背交给彼此,信任着对方,一往无前。

超喜欢www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