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修伞#狐(二十五)

监狱内。

少年被麻绳紧紧禁锢着,白皙的手腕被粗糙的绳索勒出了刺目的红痕。而少年本身,白净的脸上沾满了灰尘和鲜血,头歪倒在了肩膀上,一时没了意识。

牢笼的门忽然被撞开,陶轩,或者说是魔,慢悠悠地踱着步,走进了牢笼。看到瘫在墙根昏迷不醒的苏沐秋,陶轩冷笑一声,命令手下“先泼一盆冷水上去。”

冰冷的水珠溅上了少年的发梢。苏沐秋猛地咳嗽几声,悠悠转醒,看见站在自己面前面色不善的陶轩,冷哼一声,扭头不去看他。

而陶轩蹲下身,饶有趣味地一把挑起苏沐秋的下巴,强迫着他看着自己。苏沐秋倔强而又不甘的瞳孔映在了他的眸子之中。陶轩冷笑一声:“又是这样的表情啊。将死之人挣扎的样子。”

苏沐秋猛地挣脱了陶轩的手,用力之大让他的后脑勺撞在了冰冷的石墙之上。

“真是倔强啊,人类。”陶轩倒不恼。他站起身,吩咐着手下:“把他打一顿。”

“是。”陶轩身后一人直走上前,抓着苏沐秋的头发直直地把他从地上拎了起来,不顾苏沐秋的挣扎,冲着少年的小腹就是一拳。

苏沐秋闷哼出声,咬紧牙关,呻吟声伴随着丝丝鲜血从牙关溢了出来。身体顺着墙壁滑到了地上。

“等到明天,你就不会感受到痛苦了。到时候,就由那个狐狸承受着痛苦吧。”陶轩冷冷欣赏着苏沐秋扭曲的表情,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了牢笼。

等到陶轩的身影彻底消失,苏沐秋的脸色在刹那间支离破碎。他闭上眼睛,把头埋进了双膝之间,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叶修。他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

他不知道明天他该怎么面对叶修。是临刑之人的暗伤,还是将无辜之人拖入苏家遗祸的愧疚?

他不知道。

但他还是明白一点。

他希望叶修好好活着。

 

但此刻,叶修的处境不比苏沐秋好到哪里去。

他被囚禁在专克妖的琉璃塔里,摆在衙门边,接受着万人唾骂。
“魔!他就是魔!”;

“真是太可怕了,杀了那么多人!”

不,不是的。叶修第一次明白什么叫百口莫辩,他什么也不能做,除了徒然地敲着塔壁。

折腾了半晌,叶修消停了下来。他盘坐在塔中,闭上眼睛,不知心里在打什么算盘。

次日。

行刑之地在衙门口,却是不同于往日的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嘉世城内的黎民百姓都想看看那个与魔狼狈为奸的妖道的死亡。

日上三竿,苏沐秋被押入了刑场。人群中默默地分开了一条小道,每个人的视线如钉子一般扎在他身上。斥骂声不绝于耳:

“知人面不知心啊。”

“真是恶心。”

苏沐秋张了张嘴,而沙哑的喉咙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微弱的挣扎湮没在了漫天嘈杂之中。

他抬起头,视线刚好对上向这边看来的叶修。

他感觉得到,叶修的目光落在他脸上的淤青和嘴角的血污之上,焦灼的目光又多了一份灼热。

沉默了许久,他冲着叶修笑了笑,无声地动了动嘴唇,好像要说些什么。

叶修听懂了。

“你要活下去。”

等等!不等叶修表达些什么,苏沐秋硬生生地把目光扯到了一边的刽子手身上。

这时他脑中突然浮现起第一次遇见叶修的情景。那时的叶修,还是一只气息奄奄的小狐狸,只能可怜巴巴地瘫在苏沐橙怀里。他第一次看到叶修人形的时候,少年的眸子被月华点亮,熠熠生辉。好看得让人挪不开视线。

看来,人死前会回忆起这一生,这句话没有错。

刀锋举起,落下。

 

只听噌一声,刽子手的砍刀似乎被什么给架住了。人群惊呼出声。

转头看向一边禁锢妖怪的琉璃塔,已经被一股力量硬生生地撕开,塔身碎了一地。

叶修背后九尾在风中徐徐舒展。手中长剑落下,苏沐秋身上的绳索被尽数砍断。叶修一手接下了重伤的苏沐秋,把人儿摁倒了怀里,一手长剑直指站在一边的陶轩。

“有本事你就在动他一下啊,嗯?”




最后一幕是我写这篇文的初衷,讲真23333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