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闪恩#星辰陨落之时 chapter6

好久不见啦!


痛苦,痛苦,痛苦。

憎恶,憎恶,憎恶。

渴望,渴望,渴望。

恩奇都感觉自己的灵魂被从躯壳里撕扯出来,被狠狠地扔到地上,漫无目的的恨意吞噬着他,噬咬着他。他抬起手伸向眼前并不存在的微光,却只被扭曲的意志抓住指尖,拖向更深的深渊。

他感觉那些属于自己的东西在渐渐流失,被一种陌生的,可怕的物质替代。

这种感觉不像是千百年前自己被神诅咒化为尘土的销湮,而是被转化成另一种不同的存在。

求生欲攥住他剧烈跳动的心脏。

我不要。他挣扎着。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可是没有人能回应他。低语的鬼魂轻柔地覆盖住他的双眼。

睡吧,我的孩子。

永远不要醒来。

 

“轰——”

万千剑刃狠狠地撞在女神泛着寒光的鳞片上。锋利的剑尖滋出一道带着火星的白痕。女神被激怒了。她挺起蛇身,带着锋锐利爪的双掌抓向吉尔伽美什。

“叮——”

利爪与天之锁相撞的声响溅开,席卷过整片森林,震落大片枯叶。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女神尖啸着,指尖的寒光堪堪蹭过英雄王的侧脸。她抬起手,想要禁锢住这恼人的家伙,然而却只抓住一把刀刃。锋利的剑尖最终还是突破了她的抵御。紫色的鲜血从她的指间渗出,坠落入泥土,附近的草叶瞬间枯败。

“无人能在我面前称神!”吉尔伽美什眼底的红色跳跃着,燃烧着。

王财在他的身后打开,像是铺开一张金色的网。利刃如疾雨,敲打在女神身上。坚固的鳞片最终寡不敌众,鳞片相接处鲜血淋漓,而没有蛇鳞保护的上本身早已伤痕累累。女神剧烈挣扎着,眼里闪过一抹恐惧。她盘起蛇身,把自己挤回身下的神殿之中,没了身影。

而吉尔伽美什的重点不是杀死这个大家伙。牵制住女神之后,他定定心神,迅速冲向那抹被埋没在黑色中的翠绿。

“吾友?吾友!”

“恩奇都!恩奇都!”

 

是谁在呼唤我(你)?是谁在呼唤我(你)?

那个可敬可爱(可恨可怜)之人啊!那个可敬可爱(可恨可怜)之人啊!

拥抱他(杀死他)!拥抱他(杀死他)!

 

“都和你说了不要乱跑!”吉尔伽美什在一滩黑泥中摸索到了恩奇都的掌心,他毫不怜香惜玉地攥住那人手腕就往外面拽,还一边大声嚷嚷着,“自己身体还没恢复好就和那些不知是敌室友的家伙乱跑,恩奇都你的脑子被杂修啃了么!”

“吉尔伽美什,我……我……”

一个声音在恩奇都的耳边呢喃,蛊惑他的心神。

“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

住嘴啊。住嘴啊。住嘴啊。

此时的恩奇都已经不是往日的恩奇都。黑泥之中的人间所有之恶早已侵蚀了他。虽然恩奇都没有得到彻底的反转,但是那些淤泥里滋生的污秽像是一条甩不掉的蠕虫,啃食着他的心脏。

“放开我,吉尔!”

吉尔伽美什眯起眼睛,红色的瞳孔里闪过一抹血光。

“恩奇都,冷静一下。”

“我也想冷静!”恩奇都狠狠甩开吉尔伽美什的手,天之锁不受控制地自恩奇都背后探出,刺向吉尔伽美什。但还不等英雄王反应过来,恩奇都自己抬起手腕,用血肉之躯为吉尔伽美什接下。

猩红自恩奇都的手腕绽放,跌落在吉尔伽美什的眼角。

“恩奇都你发什么疯!”吉尔伽美什伸手想拽住恩奇都,但当他对上恩奇都近乎失焦的眼睛时,却愣住了。

跨越漫长时空的相似感抓住王的心脏。千百年前,同样的人,同样的眼神,同样的恐惧。

他也和上次那样,没能在握紧那个人的手。

“恩奇都……”

“抱歉了。”强烈压下心中恶意的恩奇都用天之锁束缚住王的手腕。他抽身一跃,身影消失在丛林里。

“离那个人远些。”恩奇都这样告诉自己,“不能在伤害他了。”

杀死他。杀死他。

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

“闭嘴啊!”逃离吉尔伽美什之后,恩奇都重重栽倒在落叶上,他的拳头狠狠地砸上自己的太阳穴。他想把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甩出去,可是他做不到。

他所能做的,只是尽力,尽力。

尽力离开那个人。


复健练笔1/1

好久没写了感觉自己退步了ORZ

最后卖萌求小红心小蓝手么么哒!如果感觉哪里写的不好欢迎在评论区里提出!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