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修伞#狐(十二)

听见叶修的话,苏沐秋的的眸子微眯。他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向屋里看去,一边在叶修耳边低声问道:“看得清楚是谁吗?”

“唉你这小子想干嘛。”叶修一把揪住苏沐秋的后领,把他拉回自己怀里,“那人看过来了。”

 

苏沐秋的头被强行埋进了叶修的怀中,他嗅到对方身上的淡淡清香夹杂着少许麦芽糖的味道,一时间脸颊有点热。而叶修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不适,只是专注地监视着屋内的人的动向。

在累累尸体之间,一个身着黑衣的人独自站着,他环顾着周围,似乎在等人出现。厚重的黑布遮掩着他的身体,但叶修毫不怀疑这身袍子完全不会影响到他的行动。一柄同样被黑布紧裹的利刃被绑在他身后。

为什么要遮住那武器?叶修心里暗自思忖着。也许,这只有一种可能——

这人不想让他的武器暴露他的身份。

叶修暗暗地皱起了眉。

这下,有点麻烦了。

那人在屋内来回踱步,有时用脚踩了踩地上那些扭曲的尸体,不时发出厌恶的作呕声,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

“怎么还没有来?”叶修听那人很不耐烦地嘀咕一声。

听见此话叶修屏住了呼吸。

那人在等谁?难道说,他在等他们?

又过了几时,那人似乎等得不耐烦了,在屋内来回兜了几圈,从另一扇窗子跳了出去,离开了。

“那人走了。”直到那人的气息完全消失,叶修这才放开苏沐秋,随即瞅见了对方的不对劲,问道,“怎么了么,脸这么红,被哥帅得么还是吓得?”

苏沐秋很嫌弃地翻了一个白眼回敬叶修的嘲讽,站起身,冲着叶修道:“废话这么多,还不是被你憋的。走了,进去。”

这话到叶修的耳朵里自动过滤成了这是被他帅得。他无奈地耸了耸肩,叹了一口气,一副“哥长得帅哥也没办法”的表情。见此苏沐秋强忍住了往叶修的脸上糊一巴掌的冲动。

走入苏家的庭院,死寂的气息蔓延在了偌大庭院的每一寸,如同蚀骨的寒气。叶修和苏沐秋脚步匆匆。他们的目标很明确:书阁,苏家灭亡时唯一未被火焰波及到的地方。

推开了厚重的木门,腐朽的味道扑面而来,灰尘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动惊得跃到空中,又缓缓飘下。书架上,密布着陈年的蛛网。

见此邋遢的情景,叶修嫌弃地嘀咕一声,却没有停下走入的脚步。苏沐秋在他身边,打量着屋内熟悉而陌生的场景,若有所思地叹了一口气,引着叶修走向房间内部:“你说你要找苏家历史的记录吗,应该在里面。”

层层叠叠的书中,苏沐秋的视线来回搜索着,直到落在一处。他用手掸去书上厚积的灰尘,把它拿给了叶修:“这本,就是关于封魔之战的。”

苏家出名不仅是因为它那一贯传承的优秀血脉。这个家族真正繁荣富贵起来的原因是源自苏家第一代所参与的一场浩劫——完全可以称之为浩劫——封魔之战。

焱魔,喜好杀戮,形似一团燃烧着的紫色火焰。

这家伙可以算是在魔这一家族之中最臭名昭著的一位,不同于其他魔,焱魔不以人为食而以火焰为食,好涂炭生灵。虽然天性凶残,焱魔在历史上只出现过一次,就是这次让帝都有名的几大家族几近灭亡,最后还是靠一毛头小子反转局面的战争。而这位毛头小子,就是苏家祖先。而魔的下场,就是被囚在嘉世城边一座山的山洞里。

“这也就是说,我们家族灭亡的原因,是因为,这个魔,跑出来了?”

看完这段文字记载,叶修的表情变得难看起来:“现在我们不知道的是,这焱魔,被放出来的只是一部分意识还是全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是它自己挣脱封印的,还是有人暗中相助?”

叶修抛出的两个问题让苏沐秋意识到了危机。不等他开口说些什么,寂静被来自书阁门口的脚步声打破。

有人!听见声响,叶修下意识地把苏沐秋拉到身后。脚步声越来越近,直

至对方暴露在了叶修眼前——

那是一只重伤的彘。

 

 

 

 

祝大家除夕快乐^^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