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修伞#狐(八)

现在才感受到高中生活的压力……尽量更文……尽量……

但是不管怎样我是不会不填坑的,相信我x



苏沐秋几乎停止了呼吸。

那个纤瘦如纸的女孩,如同折翼的蝴蝶一般沉默地躺在一片绯红之中,任由血色攀上她纯白的衣角和墨色的发鬓。

世界在他眸中仿佛已是黑白。

“这不可能,”他似乎听见有人在喃喃自语,声音如同生锈的齿轮在相抵转动,“她,怎么会,死。”

而在他脚边的叶修此刻已顾不得伤悲。他伸出了小爪子,冲着在一边舔着利爪上鲜血的白色巨虎嘶吼着。

穷奇。苏沐秋认得这只妖兽,知道它的强大。但在这一瞬间,失去妹妹的仇恨汹涌而出,冲上的头脑,盖过心底的那一丝恐惧。利剑出鞘,直取穷奇的眼睛。

穷奇不屑地轻哼一声。仇恨?没有实力,谈何复仇?信念不过是弱者臆想出来的假象。在它眼中,苏沐秋的一招一式都如同蝼蚁一般不堪一击。它抬起巨爪,朝着苏沐秋的头顶盖去。

在爪尖即将刺入苏沐秋眉际之时,它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顶住。与此同时,苏沐秋的剑猛刺入穷奇的眼睛。

鲜血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在青翠的草地上。穷奇怒吼着。这一回,它真的怒了。

“蝼蚁之辈,汝又有何能耐?”穷奇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双翼张开,遮蔽了银色的月光,眸子里仿佛点燃了白色的火焰。苏沐秋屏住了呼吸,凝视着对方不容小觑的利爪和健壮的肌肉。

他并不害怕。

刚才那一瞬,他似乎看到了有人架住了穷奇压下来的巨爪。对方墨色的长发在风中散开,融入了夜色之中。白衫衣角被风扶起。顺着风苏沐秋闻到一股淡淡的麦芽糖味道,熟悉而陌生。

是……谁……

那个身影,仿佛在他的梦里出现过,虚幻而真实,彻骨而温暖,是亲情而太过暧昧,是爱恋而太过单纯。

回神之时,只见自家养的小狐狸正咬着穷奇的后爪不松口。任凭穷奇又蹬又挠,也不松懈半点。而奇怪的是,被那么小小一只狐狸拽住,穷奇还真动弹不得。

苏沐秋转头看向苏沐橙。瘦小肩膀上的巨大创口让人倒抽一口凉气。而让他震惊并安下心来对付穷奇的是,苏沐橙的伤口边正附着几只散发着柔和粉光的蝴蝶。

蝴蝶精。苏沐秋暗自庆幸,还好他不反对苏沐橙和那些妖怪结交。

确定了自家妹妹已无性命之虞后,苏沐秋深吸一口气,紧盯着被叶修拖在原地的穷奇,剑锋横在身前,斩向穷奇。

穷奇剩下的哪知眼睛里迸射出了怒火。他抬起前爪,捞向苏沐秋的剑身。而苏沐秋哪会给它这个机会,剑锋一转,穷奇还未来得及窃喜就被割下了前掌。几粒血珠落入苏沐秋的口中,甜腥之味弥漫开来,回味之时记忆里却只剩复仇的快感。

而在那一瞬间穷奇也甩开了叶修的禁锢,咆哮着站起身,抬起那只血淋淋的爪子,目光中充满了渴望,想撕碎眼前这个人类和他那只该死宠物狐狸的渴望。

“人类,”穷奇低吼着,“你该当何罪?”

“你才该当何罪,”另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吸引了苏沐秋和穷奇的注意。只见刚才被甩在一边的小狐狸,此刻却幻化成了一少年,正倚在一棵树上,懊恼地嚼着一根草叶,嘴里嘟囔着,既像自言自语又像在说给穷奇听。

“现在的妖怪一个两个都这么嚣张。哥没揍过你,胆子肥了?嗯?”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