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修伞#狐(六)

我来啦!



苏沐秋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梦中他还是一个稚童,苏家也正处在鼎盛时期。幼时的他不懂人情世故,俗世繁杂,父母也没有望子成龙,日子过得自在,整日牵着妹妹在后院嬉戏。但是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倚在母亲怀中听长辈们谈论江湖轶事。谁家公子拐跑了谁家千金,气得姑娘家的老头子吹胡子瞪眼的要找自家闺女的心上人决斗。还有关于哪方势力触怒了哪方势力,双方争斗不休等等的故事。这些都一字不差地落入儿时苏沐秋的耳中。来访的人也各有不同。有一笑倾城的少女,性情豪爽的姑娘,妖艳妩媚的女子;还有人高马大的汉子,温儒尔雅的公子,阴柔如魅的男子。

而在所有人之中,苏沐秋最喜欢的那位客人,叫叶秋。

那人不归于上述所说的所有类别中,他风度翩翩,却高傲不羁,年少轻狂。不开口是个公子,但是他开口的时候却是个浪子。有时话说得让自视甚高的姑娘气得直跺脚,有时举止却深得女性欣赏。但是最重要的是,即使他很嘲讽,他对那些天真无邪的小孩却很好。而且,他每次造访苏家的时候,都会给苏家兄妹捎来一包麦芽糖。

有时德高望重的苏父提起他,都会对他赞不绝口。但同时,这叶秋的身世却是个谜。有人猜测他是那个隐世世家的公子,有人觉得他是一个因机缘得道的穷小子。更有甚者,猜测他是哪个成精的妖怪。

偶尔苏沐秋向叶秋问及此事,叶秋都避而不谈,只是笑着揉了揉苏沐秋的脑袋,并道:

“小孩子家问什么大人的事!”

有时苏沐秋气鼓鼓地回应:

“你才小孩!我总有一天会和你一样厉害!“

“呵,想要追上我,你还差一百年呢!”

 

时光从指尖滑过,苏沐秋渐渐长大,开始习武学道。求学练武,不是一个轻松活儿。纵然天才如他也会遭遇困境与瓶颈。有时学得不好,还会被师父责骂。一次斥骂之后,苏沐秋一个人晚上躲在墙角哭鼻子。哭得正委屈,苏沐秋突然听到身后脚步声响起。他抹了一把脸,回头看去,正是叶修嘴角带笑地看着他。

“怎么了?”火候没到位,被师傅骂了?”叶修蹲在他身边,轻柔地揉了揉苏沐秋的小脑袋,问道。

苏沐秋不说话,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好了好了,男子汉不要哭哭啼啼的。这种事很正常嘛,所有人都会碰到。当然了,除了我。我还有个弟弟,比你差很多呢,天天被师父骂,老是哭鼻子,跟个小女孩似的。”

“真的吗?”苏沐秋停住了哭泣。这是他第一次听叶修谈及自己的家人。

“废话。他就是个木鱼脑袋。” 叶秋站起身,往前走了两步,回头看着他,“还有,你师父教你的剑法我看了,那个动作其实很简单,你师父比较傻,教不会你。我再给你演示一遍。”

那一幕苏沐秋永远不会忘记。男子一袭白衫立于院中,如同水面上的白鹤。墨发在风中散开,融在夜色之中。剑势如惊鸿游龙,优美得不似人间所有之物。

苏沐秋屏住了呼吸。

一式舞罢,叶秋搁下剑,看着两眼放光望着他的苏沐秋,嗤笑了一声,从随身小囊里拿出一颗糖,塞给了苏沐秋。

糖的甜味在舌尖蔓延开来,滑过口腔里的每一寸,直触心扉。

 

那日,又是那日。

父母惨死,火光冲天。苏沐秋抱着妹妹蜷于角落,奢求着希望。

那人,又是那人。

白衣依旧,唇角带笑,出现在火光当中。黑烟缭绕,让人睁不开双眼,衣衫如雪的叶修宛若神祗。

而此时苏沐秋却注意到了他唇角的血丝和额角的伤口。

“活下去。”他在苏沐秋耳边低语,“我们总有一天,会再次相遇。”

不……要……不要……苏沐秋的眼睛被烟熏得流泪。水光之中,男子的身影,消失于烈火之中。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