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修伞#狐(一)

hhhh

新文来啦!虽然逆了伞修但希望可爱的你们不要介意。Cp洁癖的人就别戳开了。

 

狐妖叶x 道人苏

 

(一)

天际微亮,将晨未晨,过夜犹夜,嘉世小镇浸在白色薄雾中。

在小镇东部的一条小巷中,青石板上凹陷处聚着一小洼清水,昼间车水马龙的街道现在只留静谧。

小巷右侧是一道观,白墙黑瓦,木色匾额上书写着“沐风”二字,字迹端庄清秀,却不失阳刚之气。

这一带居民都知道,这里居住着·的,是沐苏道长。

此人虽然被唤为道长,却只是一少年,但他的实力不能因年龄而小觑。本领高强而又收费便宜,百姓都爱找他除妖魔鬼怪。渐渐地,他的名气遍传开了。

 

在城里一片寂静之时,道观的沉重木门被推开,一亚麻色头发的青衫少年走出。

他的面容白皙清秀,五官算不上倾国倾城,但组合在一起却勾勒出了柔和的味道,如沐春风,唇角微微向上勾起,脖颈的线条温婉得如同一个女子,眸子明亮,透着少年才有的年少轻狂。他清瘦的身躯被一袭青衫覆盖,衣着不华丽却别有不食人间烟火的韵味。

他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享受着晨间的清新空气。

如果有人看见他此时的发色,一定会惊呼:这不是苏家后人才有的发色吗?而苏家,不是被灭门了吗?

是的,这沐苏道人,真名唤为苏沐秋,正是苏家遗子。

苏家原是嘉世城内第一仙门,术法个个天赐般得高超,而且人人生着亚麻色的头发。

传说苏家人身上带着魅的鲜血,苏家祖先刚出山时只是一个不知江湖深浅只懂闯荡的愣头青,少年鲜衣怒马游走天下,却在嘉世城北的知秋枫林里被魅缚住了心魄。而那只魅也不知怎的和他看对了眼。他们不顾外界反对结合在了一起。那只魅是天地光华孕育而生,带着秋叶般的发色,而她的后代,继承了这一点。

而这么一大世家,却惨遭灭门。

 

苏沐秋对那场毁灭性的灾难依旧记忆深刻。

那年,他十岁。

阁楼间燃着熊熊烈火,诡异的是,这火焰呈一种奇异的淡紫色。烈炎所过之处,生灵全灭。门闩不知为何被从外锁上。家主,也就是苏沐秋的父亲,横尸于庭中,胸口上插着一把匕首,没了气息。

他不记得是谁纵的火,杀了父亲,只记得他抱着妹妹蜷在阁楼角落,尽量不让火焰碰到他们。哭泣声,求救声,惨叫声在耳边回荡,如同恶魔的低语,火焰的噼啪声则是来自地狱的舞曲。

最后是父亲的故友搭上性命把他们救了出去。那时的苏沐秋,早已忘了如何哭泣。他安慰着无家可归的妹妹,寻找着被人废弃的宅邸,凭借家族基础术法和乞讨户口。

漂泊了几年之后,他们定居在了一废弃道观,命名为“沐风”。

 

苏沐秋悠闲地倚在门上,欣赏着沉睡着的江南水乡。

“哥!哥!快来!”观内响起了少女急切地呼唤,“我看到了一只重伤的狐狸。”

“沐橙,什么?”

苏沐秋回到观内,只见庭中一少女抱着一只被血染红的狐狸,狐狸的毛色被雪染得看不出本色。他蜷在少女怀中,眸子紧闭,瑟瑟发抖。

“哥!快救它!”苏沐橙丝毫不顾狐狸身上的血会不会弄脏自己的衣服,用手帕轻柔地拭去他身上的血污,心疼地眼泪都快落下来了。

苏沐秋看见自家妹妹这么急就没追究这只狐狸究竟是妖还只是一只普通的狐狸。

他从妹妹手中抱过狐狸就走向里屋。

门掩上,一切如同从未发生过。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