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闪恩#星辰陨落之时 chapter1

·吉尔伽美什x恩奇都 A闪出没

·HE

·私设:在一次又一次的圣杯战争中,由于听取了太多人的欲望,圣杯产生了自我意识,但是这个意识并不稳定,正面意识和反面意识逐渐分裂开来,导致双圣杯的降临。不同圣杯自主召唤出各自的英灵。而由于双方的矛盾,圣杯战争从地下转到地上,黑圣杯甚至企图毁灭整个人理……

·恩奇都失忆状态 具体设定后期会慢慢揭露

·OOC有

如果看到这里都OK的话

Ready?

Start!

“抱歉,我的孩子……”

恩奇都的眼前一片模糊,一个男人的身影影影绰绰地在他面前摇晃。他看不清楚男人的表情,他只知道,这个男子在哭。大滴温热的液体摔在他的脸上,带来的那份灼热让他的心尖猛地一颤。

他想说你认错人了,可是他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口。

下一秒,场景一变,他发觉自己躺在一个金发男人的怀里。那个男人在哭,声音沙哑。

“恩奇都……本王不允许你死……”

这句跨越漫长时光的呢喃刺进恩奇都的耳朵。他感觉有什么东西狠狠撕扯着他的情绪,一种名为思念的感情堵住他的喉咙。他张了张嘴,喉咙却被巨大的痛苦捏住,只能溢出些许哽咽的声音。

在意识消失之前,他感觉男人的手掌轻抚过他合上的眼睛,一个温柔的吻落在他的眉心。但这一切不等他回味,便被无尽的黑暗吞噬。他被淹没,他在坠落,他被吞入深渊,他离开了他最爱的人。

但那个人是……?

“轰——”

剧烈的轰炸声把恩奇都的意识拉回现实。他狠狠地揉了揉眉心,把刚才梦中的思绪全搓出大脑。伴随着脚步声的临近,他在废墟中站起身,抬起手。金色的锁链流淌在他的指尖,凝固,升起,指向来者。

“轰——”

刚显露踪迹的黑色影子被轰了个正着。金色锁链洞穿了他的胸膛,扩撒开来的金色光芒撕扯开裹住他的黑雾。这个家伙扭曲着,惨叫着,可却毫无效果。黑色影子扭曲着消散开来。

还好这个家伙比较弱。恩奇都松了一口气,悄无声息地转过身,走进崩塌的废墟,消失在了废墟内部。

与其毫不停歇的战斗,还不如先搞清楚这场灾难到底是什么情况,自己是怎么拥有超能力的。

这一切的来龙去脉并不是很复杂,但是其中的剧烈变化却让人摸不着头脑。

恩奇都觉得除了四岁被疯子老爹按上手术台以及越长越女人以外,自己本就是一个普通的男子高中生。这个世界也没有什么外星人入侵地球或是超能力,大家每天乐呵呵地生活,哭唧唧地去死。

可是一天前发生的灾难反复刷新着他的三观。

那天恩奇都像是往常一样上学上课。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气温适宜,也就在正午时分,天空突然阴沉下来,乌黑的云层间挂擦出银白的闪电,像极了癫狂的巨蛇。

这是怎么了?他抬头瞟了一眼窗外,也没怎么在意,只是耸耸肩,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可就在他低下头的刹那,身边同学爆发出一声尖叫:

“天空中有个人!”

这是什么,科幻片么。他腹诽一句,抬头望向窗外,愣住了。

卧槽,真有个人啊。

从天而降的人是个小萝莉,长相绝对是吸引宅男的那种类型,可是缠绕于她周身的黑气却给她这苍白姣好的容颜增添上几分诡异。她凭空而立,打量着大地,突然疯狂大笑。

“这一切,这一切,都该被毁掉!毁掉!”

“人类,生而邪恶,终于不纯!他们凭什么占领这片土地,凭什么做主这个世界!”

“去吧,我的从者们!”

“去展现你们的力量,去为这个世界拔除污秽吧!”

伴随着她撕心裂肺的声音,人群涌动的大街上凭空凝聚出大量黑色影子。而这些诡异的影子举起手里的利刃,劈向手无寸铁的人群!

“哧——”

溅落的鲜血,滚落的头颅。这些本不应该出现在街头的玩意儿彻底吓呆了人群。他们尖叫着,四散奔逃着,可却也未能避开致命一击。

恩奇都的目光凝聚在冲进校园大肆屠杀的黑色影子上。可不等他做出任何反应,他突然觉得脑海中嗡地一声,一股热流从手掌中窜起,化成掌心的金色锁链。

这是什么。他一头雾水,可他的身子却先于他的思绪做出反应。少年的身形诡异地闪烁了一下,以撕裂空气的速度冲向将利剑举过头顶的黑色影子。右掌向前送去,掌中的金色锁链不费吹灰之力地贯穿进黑色影子的胸膛。

黑色影子的动作凝固住了。他爆发出一声惨叫,黑气从伤口处抽离他的身体,消弭在空气之中。

“天之锁……”他看着手中的锁链,喃喃道。突然涌进脑子的信息让他猝不及防:“从者,圣杯……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但是恩奇都毕竟是恩奇都。按压下心中的繁杂,少年屏住自己的呼吸,抖开手中的锁链,锋利的尖端又洞穿了几个黑影的胸口。

可这些黑影偏偏不全是等闲之辈。其中一个黑影举起利剑,格挡开迎上的锁链。他一手抓住锁链,往自己的方向用力一拉。少年没能很好掌握自己手中的利器,被这力道一扯,失去平衡。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闪耀着锋芒的利剑便要冲着自己的脑袋落下来。恩奇都定定神,在危急关头抽回自己另一手的锁链,牢牢缠住砸向他脑袋的武器。经过锁链缓冲的武器砸在少年的肩膀上,虽然没见红,钝痛还是让少年哆嗦了一下。但他反应奇快,身子的柔韧性也极好,松开手里的武器,少年双脚一蹬,勉强避开刺向他身体各处的利刃,但还是有少许锋芒蹭过他的皮肤表面,留下一道道浅浅的伤痕。鲜血泌了出来,但他没时间停下来检查伤势,围在身边的黑色影子越来越多,坚硬的链身与迎向他的各色武器狠狠一撞,擦出火光。感觉到危险的逼近,他抬起头,视线正好撞上一团巨大的火球。

这些家伙是疯子么。恩奇都没时间吐槽了。锁链缠上教室外走廊的栏杆。他骤然收紧手中的锁链,用力一拽,在硬生生承受几次攻击的情况下把自己拉到走廊边,翻身跃下高楼!

就在他靠锁链的连接荡到另一栋大楼的刹那,这栋大楼被从天而降的火球砸得四分五裂,扩散开的余威撞进恩奇都的五脏六腑里,疼痛从腹部扩散开来。恩奇都捂住嘴,竭力熬住着震荡带来的恶心。他依凭墙壁勉强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跑进室内。

自这场灾难,已过去了一天。

在这一天的挣扎中恩奇都不是没有碰到过幸存者。可是不幸的是,他的学校似乎是这次灾难的中心,那些黑色影子的数量格外多,碰见的幸存者即使有恩奇都的保护,无法在刀光剑影里生存下来。此刻的恩奇都已经狼狈不堪,自己的血污和别人的血污混杂在了一起,把他这张清秀的脸衬得十分狰狞。而在这些血污覆盖之下,恩奇都已经数不清楚自己受过多少的伤。伤口从疼痛转向了麻木,不适感撕扯着他的神经,牵制着他的举动。恩奇都明白,自己再这样下去,也会像那些怎么反抗也无效的普通人一样被撕成碎片。

有没有什么人能帮帮他啊。恩奇都不是一个懦弱的人,可在这种情况下,持续的战斗和伤痛已经磨去了他所有反抗的能力。那些黑色影子不减反增,而逐渐被削弱的恩奇都已经无法再发出有效攻击了。他只能让锁链虚浮在自己身边,堪堪挡住数不清的攻击。

意识逐渐远离身体,无数刀剑刮过皮肉。

恩奇都咬住舌尖,努力挣脱这种无力的感觉。就在他处在强弩之末之时,利剑划破空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擦过他发梢的利剑恶狠狠地洞穿了他身边一个黑色影子的身体。

“吉尔伽美什,别消极怠工。”

“哈?你有什么资格对本王下命令。”

“光圣杯让我和你一起出任务的决定就是个错误。”第一个声音抱怨一声,随即自己嘟囔起来,“这所学校似乎是影圣杯降临的最中心,幸存者太少了。不过听圣杯那家伙说,这里似乎有从者反应。”

“杂种,别靠近本王。”第二个声音冷哼一声,金铁交错声响起。

这两个家伙似乎是救援呢。恩奇都来不及想太多。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将身边的黑色影子用锁链捆成一团。他的脚步跌跌撞撞,单薄的身影撞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有……有人吗?”

入眼的是两个着装奇怪的男子。一个穿着红色风衣,还有一位身上几乎不着几块布料。恩奇都的视线很快被第二位给吸引了过去。倒不是因为他是gay,而是因为,这位金发男子,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但是他确定,自己从没有见过这个人。

就在他的视线撞上金发男子红瞳的那一刻,那位陌生的故人突然刹住向前的脚步,滚烫的视线凝固在恩奇都身上,带着不可置信。

“不可能。这不可能……”

“恩奇都?”

恩奇都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身后有嘶吼声一跃而起,裹挟着疾风的利爪盖向恩奇都的后脑勺。恩奇都已经没了挣扎的力气,仍由那致命一击落到自己身上。

“大胆!敢动本王的人!”

金发男子的身影迅速靠近。刀剑出鞘,身后的嘶吼声变成撕心的惨叫。恩奇都自己撞进男子的怀里。下意识地,恩奇都张开的双臂搂住男子的腰。男子结实的胳膊环住了他,沉稳的心跳声包裹住他。

“吾友……”男子在他耳边呢喃。

你哪位啊。这话恩奇都还没来得及问出口,漫无边际的黑暗吞噬了他。

这应该是我这辈子写的最长的一章了。

妈耶大纲是个好东西。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