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韩张#I'm Yours(三十九)

张新杰只觉得自己身在一片黑暗里。这黑暗不是冰凉的,而是带着些热度。柔软的热气包裹住牧师,像是人类最初诞生的地方。张新杰打了个哈欠,睫毛抖了抖,仿佛要就此睡过去。

不行,不能睡。张新杰突然想到什么,猛地咬住自己的舌尖,敏感的味蕾上传来的尖锐痛感让他打了个哆嗦,瞬间恢复了行动能力。他双脚踏在这黑暗的空间里,静静地站着。前方,后方,左边,右边,皆是一片无尽的黑暗。

他犹豫了那么一下,迈开腿,向前走去。步伐很稳,没有一丝的犹豫。

“您为什么向前走呢?”黑暗中响起别西卜的声音,带着某种奇异的语调,“您怎么知道前方有路呢,还是一片深渊?”

“哼。”张新杰冷笑一声合上双眼。再度睁开的时候,毫无杂色的黑色眸子里布满了金色的纹路。光芒在双瞳的深渊里汇成河,静静流淌着。张新杰动作没听,继续向前走去。

“神会指引我们。”

“神?哈哈,真是可笑。可惜啊,神并不在乎你的生死啊!”黑暗之中兀自响起了别西卜的大笑声,沙哑的声音猖狂而不屑,“没人能挽救你,能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在这黑暗之中,我是神!”

“你有信仰吗?”没有接别西卜的话,张新杰突然发问了。

“信仰?撒旦大人曾经是我们的信仰!”别西卜的声音突然变得疯狂,“那个男人!强大又残忍!他是我们的信仰!我们曾痴迷他,仰望他。可是他最终却抛弃我们,因为你!撒旦的弟弟即情人,米迦勒!你这个只知道躲在撒旦大人身后捡他遗漏的功名的人!是你毁了他!”

听到这样的诋毁,张新杰的眼底划过了一道冰凉。他抬起头,看向无尽的黑暗,身后的长袍无风自动。

“啧,生气了吗?”别西卜的声音捎上一抹戏谑,“但是,我说的没有错啊。是你!他爱上你,这才导致他身败名裂,最后在失落的世界自甘堕落。最后,是你亲手撕破他的灵魂!”

张新杰呼吸一顿。

别西卜的这些话,好像……

并没有说错啊。

这一刻,一种莫名的恐惧攥住了他的心房。天旋地转,张新杰只觉得自己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激烈的心跳声包裹着他自己粗重的呼吸声,搅乱了这一片寂静的小空间和他的思绪。胸口像是被人踩上一脚一般,让他喘不过气来。

“感受到了吧,米迦勒!”别西卜大笑了起来,“愧疚,恐惧,愤怒。这都是些多么甘甜的情绪啊!只要你的内心有一点动摇,你的灵魂就会被立刻毁灭。那么现在,米迦勒,接受审判吧!”

“等等。”张新杰突然站起身。他拍了拍自己腿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继续说道,“你这些话,有个重大的错误。”

“你倒是说说,有什么错误?”别西卜饶有兴趣地问道。

“首先,撒旦并不是韩文清。而我,是韩文清的,不是撒旦的。”张新杰一字一句地道来,“我还是要感谢我几次轮回前的米迦勒,如果不是他杀死撒旦,打碎了他的灵魂,我现在还遇不到韩文清。”

张新杰的嘴角微微上扬。眼底的金色缓缓流动,带着一种无法言说的温柔。

“如果不是米迦勒,我不会知道,我的生命里会出现这么一个人,让我愿意为他倾己所有去追随。”

“撒谎!你们灵魂的气息明明是相同的。”别西卜尽力挣扎着。

“不一样的。”张新杰的语调没有丝毫的起伏。金色的光芒从他的脚下蔓延开来,渗透进这个小小的黑色空间。黑暗奋力反抗着,却仍被撕碎了身体。

“我是韩文清的。而他不是。”

 

“轰——”

当张新杰回复了意识,迎接他的就是这么一声巨响。他只觉得自己身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温热的液体从头顶落下,滴在他的眼睑上。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韩文清全在怀里。黑龙已经化为了人形,只留下双翼在背后张开。张新杰看了看战势。很明显,韩文清已经处于强弩之末的状态了。黑龙虽强,却也寡不敌众。

“韩文清。”张新杰轻轻地唤了一声对方的名字。金色的光芒从韩文清的怀里扩散出来。光明元素强势而温柔。魔族众人惨叫着在炽热的光芒中灰飞烟灭。而韩文清的感受却截然相反。裹住他的光芒轻柔而温暖。伤口火辣辣地烧了起来,在几次呼吸间愈合。疲惫的神经也放松下来。

张新杰的脸色苍白,呼吸急促。他把脸埋进韩文清的肩膀,再次失去了意识。

“我在。”韩文清低下头,一个吻落在张新杰的头顶。

幸好这次我没有失去你。

 

 





这是年前的最后一更啦!也是这个学期的最后一更了!

不管怎么说这次还算是留了个甜甜的悬念,不像以前,卡在某些奇怪的地方哈哈哈哈

自己尽力写出韩张的那种棒棒哒的感觉吧!

等我啊大家!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