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韩张#I'm Yours(三十八)

“撒旦大人啊,你真的要抛弃你的追随者了吗?”

这句话像是一声晴天霹雳,硬生生地镇住了全场。喧嚣的空间在霎那间安静了下来,沉默得有些诡异。有些魔族探出去的利爪还没来得及收回,狠狠地撞在龙鳞上,硬物相撞发出了清脆的颤抖声像是战斗的余韵。

密密麻麻的魔族人中突然裂开了一条缝,一个身形高大的老者自人群中走出来,来到韩文清面前。

在一群相貌奇特的魔族中,老者的容颜算得上是最接近人类的了。眼瞳的颜色是魔族那标志性的血红,但是却是一对复眼。佝偻的背脊上张开一对透明的双翼,乍一看,有些像苍蝇的翅膀。

韩文清一时有些发蒙。他觉得自己并不认识这位老者。张新杰的反应比韩文清要快些,就在他看到那对血红的复眼时,大脑中的那一根弦瞬间绷紧。他深吸了两口气稳定住了情绪,眼神紧紧地锁住老人的位置:“韩文清,这位是别西卜。”

“嘿,是米迦勒吗?好见不见啊,你还是这幅样子。”老者这才注意到韩文清背上的张新杰。他扬了扬下巴,复眼里闪过一丝不屑,“撒旦大人啊,请回归那块属于你的地方吧,请率领着你忠实的信徒,让我们取得自己应得的荣光吧!”

韩文清的脑子被这一连串的话语敲得有些发蒙。老者到语调带着某种奇特的韵律。声音传到黑龙的耳朵里,带着些诱惑的意思。张新杰感受到韩文清的状态,一个带着温柔光明元素的法术落在黑龙身上,驱逐开了对方身上的混沌。

“还是你啊,米迦勒。”老人突然笑了,“千年前,是你将撒旦逼入绝境;千年前,是你亲手将撒旦杀死,让我们流离失所。现在,你却迷惑了他,让他与你们这些愚昧的人并肩作战!撒旦大人生来就是属于那片失落的世界的,而不是你们这些让人感到恶臭的蠕虫!”

别西卜一话激起千层浪,安静的魔族瞬间沸腾起来,愤怒的矛头直指向韩文清背上的张新杰。韩文清眼神一黯。他向后退了退,背上的双翼紧紧护住自己的爱人。张新杰的眼底没有半分惧怕的神色。他靠在韩文清的翅膀上,静静地观察着脚下的一干魔族。

感受到张新杰的游刃有余,魔族愤怒的气焰再次高涨起来。

“撒旦大人!不要被他迷惑了!”

“够了!”韩文清被这乱哄哄的环境吵得有些不耐烦了,无视了眼前魔族人期待的眼神,一字一句地说着:

“首先,我不是撒旦,我是韩文清,隶属于荣耀帝国的巨龙,首席牧师张新杰的爱人。”

张新杰第一次听到韩文清这么大声说出他们俩的关系,绯红悄悄爬上了耳垂,但他表面上看起来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

“我不知道我在被称作撒旦的时候究竟对你们做了什么事。但是现在,我不是他。我属于那个你们唾弃的人。”

龙族与人类契约里的最后一句话,是这样说的。

只有死亡才能将我们分离。

可韩文清突然觉得,连死亡也无法将他们分离。

从此以后,我是你的,你是我的,就算你被挫骨扬灰,我也能闻出你骨灰中那属于你的气味。就算三世轮回,我也能从茫茫人海中一眼看出你的背影。

“呵,真是令人感动呢。”别西卜冷笑一声,复眼中红光大盛。他张开背后的双翼,双掌化为锋利的骨刺,扎向张新杰的咽喉。

“那么你们就去死吧!”

来自别西卜的强势攻击张新杰不敢硬接,但就在他即将想出对策之时,韩文清翅膀一抬,掴开别西卜攻击的势头。苍蝇之王的身体倒飞出去,但是他那尖利的骨刺还是在黑龙的翅膀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痕。

“小心点!”张新杰的话带着那么一点不自然的担忧,“别西卜骨刺上的剧毒无人可解。”

韩文清低吼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龙掌往前一压,瞬间踩死了一批冲上来的魔族。

“啧,不愧去撒旦。”被韩文清拍飞的别西卜狠狠地撞在了墙壁上,身体不受控制地滑倒在了地上。他轻咳一声,抹掉了嘴角渗开的血丝。但与狼狈的样子不同的是,别西卜的嘴角咧开了一个弧度夸张的微笑:“撒旦,试试这招!”

只听嗡一声,所有魔族眼里的红光突然暴涨,速度攻击也增加了不少。就在韩文清应接不暇的时候,他身上的张新杰晃了晃身子,突然栽倒在他的背上,失去了意识。

“撒旦,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会怎么办!”

 

别西卜又称作苍蝇之王,经常玩那种西幻游戏的同学应该都知道的吧w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