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韩张#I'm Yours(三十二)

本章高甜



韩文清现在的状态很不对。

滚烫的感觉从下身直冲向脑门。他抬起手,利齿刺破了皮肤,鲜血滚落在身下张新杰的脸上。

不可以。他告诉自己。

但是,你想要他。脑海中,一个声音蛊惑着他。

欲望在他的四肢百骸内横冲直撞着。韩文清感觉自己快要被这种感觉撑破了。他低低地喘息着,额角渗出的汗水混杂了掌心的鲜血,滴在身下人白皙的皮肤上,像是一幅诡异的图腾。

张新杰的眼底压抑着痛苦。韩文清内心的所思所想,他何尝不知?他抬手抓上了韩文清受伤的掌心。轻柔的吻如同凋零的枯叶,飘落在了韩文清的伤口上。

“这是幻觉。”张新杰低声呢喃着,抬起的胳膊勾住了韩文清的脖颈,用自己冰凉的皮肤安抚着他:“路西法再强,也达不到这种程度。这一切,只是他造成的幻象而已。”

“你还是蛮聪明的啊,米迦勒。”路西法的声音再次响起。

“没错,现在的一切都是幻象。撒旦所感受到的情欲,不过是灵魂对灵魂的攻击罢了。”

“但是,他是否能挺过,这可是未知数啊。”

 

韩文清迷迷糊糊地听见张新杰和路西法的对话声,但是他并不清楚他们在讲些什么。

自己真的不行了吗?他问自己。

呵,可真是嘲讽啊。他明明是那个应该挡住一切风雨的人,现在却沦落成了这样。

恍惚间他感受到了一个冰凉的吻落在自己的嘴唇上。没来由的,这个吻让他想到第一次遇到张新杰的情景。

那个人啊,冰冷啊温柔,孱弱而强大。

他需要人的庇护而济壶救世,却也能独自一人挡住风风雨雨。

但他也只是个牧师。所以,他把自己全身心的交给了韩文清,站在黑龙身后为他保驾护航。

微笑,难过,病痛,愤怒,焦急……关于张新杰的一点一滴在他的回忆里汇成了一条河流,淌过了他的胸口,带来了丝丝理智。

这都是幻觉。他的心底突然想起了一个声音。

“张新杰。”他呢喃着,声音沙哑,带着少有的温柔。

“我爱你啊。”

 

咔嚓——随着一个清脆的响声,这是岩浆与礁石形成的世界崩裂了一角,阳光渗了进来,亲吻着张新杰的额角。

“唉,失败了啊。”路西法的声音带着些惋惜,“那么,下次再见吧。”

“希望你们还能活到下次。

 

韩文清眼底的红色渐渐褪去。他眨了眨眼,适应了明亮的环境。而这时张新杰的眸子好巧不巧地正倒映在了自己的眼底。怀里的人嘴唇正贴在自己的嘴唇上,唇吻已经不是最初的冰凉,而是变得滚烫炽热。

韩文清没有放开张新杰,只是加深了这个吻。直到绯红彻底爬满张新杰的脸颊,他才恋恋不舍地收回了自己的动作,脸颊蹭了蹭张新杰的脸颊,把人放开来。

张新杰还没回过神来——他从来没有听过韩文清和自己说我爱你。他们亲吻,拥抱,滚床单,但是从来都没有说过情话。

对他们而言,言语都是多余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温热的掌心,滚烫的鲜血,全都在述说着那三个字。我爱你。这三个字从彼此的嘴里说出来,反而有些过于甜腻了。

但是在此时此地此刻,这深刻的三个字,却水到渠成恰到好处。

张新杰有点恍惚。

我们真的好久好久好久没有和对方说过我爱你了。

上辈子,这辈子。

张新杰脸上的温度到现在都没有降下来。莫名的感情梗在了他的胸口,让他有点呼吸苦难。但是他还是抬起手,扣住了韩文清的掌心。

“只有死亡才能将我们分离。”




好久没写文了感觉逻辑快接不上了。

这两章都属于复健,本文完结后会修改。

我估计把I'm Yours写完,在写另外一个脑洞,就开始原创了。

——————————小剧场——————————————

路西法:编剧!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路西法:我怎么老是神助攻啊!

恭喜 路西法同学及其团队荣获2017年最佳助攻奖。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