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韩张#I'm Yours(二十九)

伞修伞注意

乐乎你在屏蔽我试试!



韩文清在那儿愣了半天,也没等来路西法所谓的致命一击。心底的疑惑与张新杰心里同样的情感悄咪咪地击了一个掌。黑龙抬起头看去,只见到一个黑影钳制住了路西法的身形。少年的眼眸里充斥着不可置信。他僵硬地扭过头,想看清来者何人,却只觉得腹部一凉,随之而来的是深入骨髓的疼痛。一只白皙的手洞穿了他的腹部,猩红慵懒地躺在这只干净纤薄的手上,带着一种凛冽的美感。

瞬间,天地间的元素分崩离析,重归于寂静。韩文清看清了来者的身份,眸中划过了一抹错愕。

“叶……叶修?”

但此刻这位帝都学院的老前辈可没有一点嬉皮笑脸吊儿郎当的意思。黑色眸子阴沉沉的,里面所包含的愤怒让韩张二人都摸不着头脑。

而路西法看清来者之后,也只是一愣,随及嘴角咧开了一个嗜血的笑容,仿佛被刺穿腹部的并不是他。

“从他的身体里,滚出去。”叶修一字一句地说着,加重的语气间夹杂着咬牙切齿的血腥味。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呢,”路西法嗤笑一声,正面对上了叶修严重的愤怒,嘴里说出的话宛如利刃,一下一下地割在叶修的心上,“怎么,看着自己的爱人死在自己面前,不好受吧。”

“你……”

“还是说,看着你自己想要千刀万剐的人披着自己爱人的皮囊在世间潇洒,很难受?”路西法双翼一用力,挣开了叶修的束缚。少年转过身,赤色眼眸里含着嘲讽与讥笑,迎上叶修的目光。那张熟悉的面容,如今已经支离破碎。

“你一事无成。”路西法开口。“无论这一次,还是上一次。”

“就算你力挽狂澜,拯救全天下的人,你也救不了,你的爱人。”

叶修沉默了一会,嗤笑一声,眼中的不屑刺向了路西法。

“这个样子的话,我更不能放过你了。”

“但是你杀不死我。”路西法无奈地摊了摊手,“这可怎么办呢?”

“碎片集齐,你自然就会死。”

“我很期待那一天。”

叶修冷哼一声,步步紧逼:“这次,你输了,你可以滚了。”

“行吧行吧,让你们一回。”路西法摇摇晃晃地转过身,看似大大咧咧地把后背暴露给了叶修。他背后的伤口已经消失不见。只觉得眼前黑影一晃,路西法的身影就已经离了叶修数米。

韩文清抱着张新杰愣在半空,就连路西法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还是张新杰的反应快,他向叶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一声招呼,也没管刚才那些纠缠的话语,直击当前重要:“前辈,现在还要和人鱼打声招呼么?“

叶修惊诧地瞥了张新杰一眼,挑了挑眉。这硝烟味十足的话教以前的张新杰说,是断然不会出口的。而今的首席牧师,沉稳的性格里揉进了三分凌厉,明明对什么都一视同仁的人,却偏偏在外人面前装上刀锋,在爱人面前柔软而赤忱。

但是,自己……叶修自嘲地笑了笑。

神说,他垂怜世人。苏沐秋为天下而奉献出自己的性命,神悲悯他,把他的灵魂投入了云上之城。

但是谁也没有料到,撒旦的轮回节外生枝,路西法走投无路,附身在了苏沐秋身上。

看着叶修一个人愣在那,神色诡异地变化着,韩文清正想吼他两句,但想到刚才的救命之恩,还是把话吞回了肚子里。

但是这时,突生异变。处于强弩之末的塞壬尖叫着扑向了叶修。

啧,螂臂挡车。叶修看也没有看,伸出手,正好扼住了塞壬的喉咙。人鱼被掐得难受了,喉咙里艰难地迸出了嘶哑的吼叫,巨大的尾巴被鲜血染得通红,无力地垂下。红色的液体顺着尾尖滴在了海面上,晕开了层层波纹。

“喂,你就等着我掐死你妻子吗?”叶修突然开口。

澄澈的海面突然冒出了一个个小小的气泡,随后的是一只男性人鱼。他的眉眼和周泽楷有那么几分相似,却少了轮回城主的俊朗潇洒,多了几丝阴柔的味道。浮上海面的人鱼眼神紧锁着叶修手中的塞壬,担忧之色呼之欲出。他俯身叶修行了个礼,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对面的人。

“呵,你用你的舌头换了妻子的性命,却没想到你却换来了一个怪物,“叶修冷哼出声,”你以为你们这是人鱼公主和王子的故事吗?“

那一刻人鱼眼里闪过了很多东西。悔恨,愤怒,悲伤,懊恼。

当时,海岸上的少女被人鱼掳走。看着眉眼好看得逼人的人鱼,少女沉醉在现实的梦境里。

这理当是一个人人歌颂的爱情故事啊。

但是,现实的残酷接踵而至。海底残酷的弱肉强食,人鱼间的争锋相对,割碎了她的幻想。少女奄奄一息,病入膏肓。

弥留之际,恶魔问她。

你愿意用你的灵魂,交换到一次再生的机会嘛?

扭曲的生活血淋淋地剥去少女光鲜温柔的外壳,只余下那个畸形的灵魂。

她说,是的,我愿意。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