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韩张#I'm Yours(二十)

微量伞修伞注意!



和韩文清邻居了几百年,叶修第一次知道,这个冷言冷语成天板着个凶恶脸的黑龙还有一种叫做“温柔”的表情,下巴差点摔在了地上。

“你来这里做什么?”韩文清站直身子,看到叶修的那一刻表情迅速切换成“劳资看你不爽赶快滚”的模式,空气中的黑暗元素也随之躁动了起来。

“唉老韩别激动啊。”叶修打了个响指,身上扩散开来的光明元素驱散了对他虎视眈眈的黑暗元素,“听说你差点被杀掉了?”

韩文清:……

“这不关你的事。”

“唉态度别这么差嘛老韩,”叶修笑嘻嘻地拿出一根烟。而那节短命的烟草在即将被点上之时惨死于韩文清之手。叶修倒没有介意对方的态度,只是问道:

“你知道了吗?你的过去。”

韩文清没有吭声。

撒旦。

他现在知道了,自己是撒旦。

但是他是怎么从撒旦一步一步走成了现在的韩文清的?他不知道。

叶修低头注视着沉睡的张新杰,似乎想从这个牧师脸上看出他上辈子的蛛丝马迹。但是他怎么也找不到那个有着温柔笑容的少年,那人已经沉淀在了时光尽头,岁月带走了他在叶修身上留下的一切痕迹,但是却带不走这个名字。

“别看了。”韩文清突然出声,“不是他。”

“我知道。”叶修上扬的语调在不经意间染上了一点酸涩。

“好好对张新杰。”叶修突然转身,离开了房间,“虽然某人曾说过自己不会爱上自己的契约者的。”

“滚。”韩文清突然觉得脸一疼。

张新杰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他挣扎地动了动手指,而倦怠就像是最蚀骨的毒,抽干了他所有的力气。他迷糊着眼睛,转了转头,似乎在寻找韩文清的存在。突然一只手捂上了他的眼睛,指间的温暖揉得他只想让这一瞬拉长至永久。

“我在。”

知道了这个人的存在,张新杰飘忽的思绪绑上了石块,瞬间坠回了心窝里。而他本人无意识地在韩文清掌心蹭了蹭,又陷入了深眠。

最后倒腾了半天,张新杰在正午时分才从床上爬起来。起的时候意识还朦朦胧胧的。韩文清第一次见到表现得如此呆呆萌萌的张新杰,嘴角忍不住上扬,抬手就在对方头上揉了一把。

这会便宜不占白不占。

等到张新杰彻底清醒过来,韩文清听着他说自己昏迷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一切,包括撒拉弗所说的那些事。

韩文清对这些千万年前的八卦倒不感冒。一来他对人类的神话故事认知有限,所知道的撒旦也只是千年前把他强行从洞穴里揪出和人类交涉的垃圾玩意儿,只是没想到自己和那人还有奇奇怪怪的一腿。二来韩文清的性格也就是这样,前尘爱恨情仇,再多的坎坷只要踩过去便是海阔天空。

只要他能和张新杰呆在一起,让他干什么都无所谓。

现在霸图城已经彻底脱离了危机。路西法不在的情况下,早已变异的漠狼族群龙无首,被霸图城士兵屠了个干净。那把清理战场的火连烧了三天,才把遍地的尸体吞噬得干干净净。等到伤痕累累的人类再度搬回时发现,骨灰落下的地方,竟生长起了翠绿的草本植物。

死亡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要好好地活。

而韩文清和张新杰在霸图歇息了两三天后,急匆匆地赶回了帝都。

霸图城一役已经彻底压断了帝国高层那根紧绷的神经。千年前的灾难历历在目,生灵涂炭,鲜血为城市缀上了最诡异的薄纱。妻离子散,孩童的哭泣凝聚在低谷上空。这片大陆已经安逸了数千年,军人体内沸腾的战意和傲骨被时光冲淋,渐渐冷却了下来。而坐在高位的人,也不想成为敌人爪下的亡魂。

但是人意无法左右天意。谁也逃不开自己的命运。

十日之后,帝国其他三境,同时发现魔族活动的踪迹。

十五日之后,南方山岭上的魔族趁当地军官被调回帝都的时候袭击了蓝雨城,帝国南境沦陷。

三十日之后,一封封加急信件从西蛮微草送进了帝都。帝国西境告急。

四十日之后,韩文清和张新杰有了第二块碎片的线索。

碎片位于南方森林。魔族已经占领的地方。

 

卡文了ORZ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