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韩张#I'm Yours(十八)

米迦勒与撒旦,诞生于天地混沌伊始,那位创世神魂飞魄散的时候,右眼化作米迦勒,左眼化作撒旦。

自撒旦拥有了记忆这玩意开始,就满是米迦勒的身影。

撒旦略长于米迦勒,但在事事都爱操心的米迦勒面前,撒旦被他管得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般。他对米迦勒的依赖也日复一日的加深。况且,生在那个年代,所谓的自然法则都还未构建完整的年代,生死不过扎眼之间的事,单独生存的可能性近乎于零。这两个翼族孩子抱团而活,硬生生在尸骸遍地的世界中,挤出了自己的一番天地。

后来,人类一族在他们首领耶和华的带领下,逐渐崛起,成了一方霸主。

米迦勒明事。他拖着撒旦到了人族,投靠了耶和华。

事实证明,米迦勒的选择是明智的。人族一路所向披靡,所到之处脚下皆是敌人的尸体。他们用敌人的鲜血作为自己的旗帜,敌人的尸骸作为登高的阶梯,一步一步踩到了世界的巅峰,最终万兽称臣,独尊人族。耶和华也在这片大陆上建立了荣耀帝国。

撒旦也不知道,自己对米迦勒的兄弟之情是什么时候变了味。时间的锋刃把他的思绪雕琢成了暧昧的玫瑰,米迦勒的一举一动都像是夜莺心口滴下的血,落在含苞的花骨朵里,最终绽放出了旖旎的罪。

也许,一切的开头,都是那一次战争吧。撒旦翻了翻自己的回忆,这么想着。

人族与兽人族的战争,也是这个帝国建立前最后一场战争。

此时兽人族已经被人族逼到了大陆最北的地方,再退一步,就是茫茫荒漠。而兽人族,原本就是一个高傲好斗的种族,他们的尊严,根本不允许他们生存在这种寸草不生的地方。破釜沉舟,孤注一掷,这一场战斗,注定不好打。

当时撒旦被困在万军之中,周围皆是身披铠甲,虎视眈眈的兽族人,洁白的羽翼已经折了一支,另一支也被灼伤。被鲜血浸染的身体根本看不出有几处伤痕。他只能感受到疼痛,贯穿四肢百骸的疼痛,还有浸透了灵魂的绝望。

死亡。没有任何生命希望自己消亡。撒旦也不例外。

他深吸了一口气,靠着手中折断的长刀撑起了自己支离破碎的身体。表情淡然的,他从自己的腹部,拔出了不知何时插进去的刀刃。鲜血溅在地上,撒旦身躯一震,随即又恢复平常。他举起手臂,狠狠地把这柄断刃掷向其中一个士兵。

没有伤亡,那个士兵只是吓了一跳,没想到风前残烛的对手也有挣扎的力气。不再犹豫,刀刃从四面八方刺向撒旦的身体。

没有过多的反抗。撒旦只是淡笑着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甘心吗?

当然不甘心啊。

撒旦等待着被利刃贯穿身体的痛苦,而临死之际,脑海中却浮现米迦勒的身影。

唉,想他干什么呢。

只希望,在自己死后,那个家伙能好好的活着吧。

然而就在他认命之时,只听见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撒旦!”

他怎么来了!

撒旦猛地睁开了眼,还没等他看清眼前的人,就撞进了一个怀抱。米迦勒的手臂紧扣住他的腰,把他整个人都死死地摁在了自己胸口。熟悉的气息包裹着他。

好温暖。

撒旦只觉得暖意抚过自己身上的每一处创口,也带去了他的疼痛。他轻轻哼出声:“米迦勒……”

“我在。”米迦勒把他搂得更紧了……

……

张新杰缓缓睁开眼,退出了撒旦的记忆。

他抬起了自己的左臂。那里,曾残留着撒旦的体温。

伊甸之泉上空的薄雾旋转了起来,慢慢缩小,汇聚成了一小片晶莹的碎片,剔透的表面折射着夕阳血红的光芒。它在空中晃了几圈,乖巧地落在了张新杰的掌心中。

撒旦的灵魂碎片。

张新杰握紧了那一块碎片,把它贴在了自己胸口。

梦中残存的温度,碎片上那一抹冰冷的凉薄,胸口感情的炽热,在这一刻交融。

这可能就是命运吧。那时他在万军之中敌人刀刃之下就出了奄奄一息的爱人,这时在死亡的利爪探向他时,他爱的人,却为他挡下了一切。

在他的心中,那个面色苍白的少年逐渐变成了那个帮自己抵挡一切风雨的男人。

如果一切重来,我还是愿意为你挡下所有的刀刃剑锋。

事不宜迟。白色的身影在伊甸之泉边闪了闪,就扭曲成了一道淡金色的光,飘逸向了远处。

就在张新杰离去后不久,路西法来到了他呆过的地方。

他怔怔地看着这一潭毫无生机的泉水,愤恨出声,锐利的风波切入平静的泉面,硬生生地把这一洼泉水切成了两半。

米迦勒,撒旦。

你们等着。

 

 

 

好了韩文清下线了这么久终于该上线了_(:}/_)_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