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韩张#I'm Yours(十四)

霸图城的居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那一刻。

路西法临世。

从云端落下的少年生着一张清秀温柔的容颜,而此刻却被阴沉沉的诡异笑容覆盖。金色长发的末端是黑色的,发根到发尖布满了繁复的深紫色纹路。半边的羽翼被金色光华笼罩着,神圣而不可侵犯;而另半边的翅膀却萦绕着死亡的气息。禁锢于其上的冤魂幽灵哀嚎着,黑色粘液从羽梢滴落到地面,刹那间腐蚀了一块雪地。

城墙上的士兵长着嘴仰望着这个天使与恶魔的结合体,呆呆地忘记了反抗。

少年的眼珠子转了一圈,把脚下芸芸众生的反应皆收入眼底,干净的眉眼中透着一股不屑于戏谑。

他突然尖啸一声。

开始吧。

恶魔的盛筵。

城墙脚下,漠狼族的子民发疯了一般地开始攀爬城墙,动作迅速而敏捷。城墙上的士兵这才如梦初醒,巨石滚落,砸下了爬在最前面的几个漠狼族人。千斤之压碾过他们渺小的身躯,骨肉撕裂了开来,腥臭的黑色血液溅在了巨石上,腐蚀出了一个浅浅的坑。

而让人心生恐惧的是,被撕碎的血肉如同蠕虫一般挣扎了起来,转眼之间几个肉块又粘合在了一起,骨肉拼回了原样。

他们还是……生命吗?

漠狼族的攻势越发凶猛,直到为首的那个野兽攀上了城墙。

士兵们惊呼了一声,散成了一个圆圈,把对手包围在其中。手中的武器一齐刺向敌方的要害,而却遭到了对手的无视。他们仍由刀刃穿过他们的身躯,而尖爪捞向了一个士兵的咽喉。

那个年轻人还算机智,身体往后一拽,堪堪躲过了被撕开咽喉的命运,但是锋利的爪刃还是在他的脖颈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那个士兵不以为意的抹掉了渗开来的血丝。但他没有料到的是,那么细小的伤口瞬间溃烂,发黑,腐蚀掉了颈部的肌理与骨骼。只听清脆的啪嗒一声,那个士兵来不及挣扎,头便掉到了地上。而那黑色的粘液还在继续扩散,直到吞噬了他空洞而惊愕的眼珠。那具无头的身躯晃了晃,砸在了城墙上。

敌势凶猛,军心涣散。久经沙场的士兵从未见过如此邪门的玩意儿,一时间乱了阵脚。而漠狼族也趁机加大了攻势。兵刃既接,弃甲曳兵而走。

而少年却一直悬浮在半空中,一脸玩味地欣赏着地上的屠戮,血红色的眸子戴着一抹与他气质不相称的天真,表现得就像是一个被动漫片逗得咯咯直笑的小孩儿。

半晌,他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朝天际瞥了一眼,清秀的脸上掠过了一丝阴戾。

终于来了呀。

 

等到张新杰韩文清赶到霸图城的时候,这个最北的城市已经沦陷了近半。军队以城中央的教堂作为堡垒和前线,靠着张新杰以前设下的结界勉强维持着战况,和对手打成僵局。

但是牧师的祝福结界也不是万能的。教堂里的主教能明显感到防线的削弱。他曾尝试着修补,但却如同杯水车薪。

他知道,结界一破,这看似好转的战况就会碎成一盘散沙,城中数以万计的百姓士兵牧师法师都会成为敌人砧板上待宰的鱼肉。

直到张新杰的到来,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好像有他在,就什么也不用怕了。

治疗伤员,加强防线,前线增幅。张新杰就像是被上了发条的机器,每一处补救都做得及时而完美。而韩文清,则是最锐利的刀刃,插进了狼群之中,黑暗元素硬生生搅碎了那群野兽每一个复原的机会。

战争的天平渐渐向人类这边倒过来。

张新杰站在教堂的最顶端,最醒目的地方,俯视着脚下好转的战局,悄悄地舒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一抹黑影从天而降,直袭向张新杰!

“新杰小心!”

就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抹更大的黑影笼罩住了他,就像他最坚不可摧的盾牌。

而路西法的利爪,穿透了黑龙的胸膛。

猩红的血液,溅在张新杰的脸颊上。

就像滴落在一片纯白之中。

“韩文清!”




哎嘿我又回来啦!

重要的事说三遍,小虐怡情,小虐怡情,小虐怡情。

本文HEHEHE!!!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