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韩张#I'm Yours(十三)

上前线打仗去啦w

上主线!

北境荒漠。

了无生机的荒原之上,只有漠狼族在苟且挣扎地生存着。不久之前,他们刚吃了一场败仗,族内壮丁折了个七七八八,只剩下那些老弱妇孺和嗷嗷待哺的婴孩。一时间漠狼族像是被拔去了利齿的狼,空有凶狠的名声却没有匹配的实力。连驻守在部落门口的士兵也没了那个保家卫国的心思,思考着今天午饭能拿什么填饱肚子。

风烟卷起裸露的黄土,枯草浅浅的根系被拔起,在风中呜咽着。黄沙躁动地尖叫着,摧毁一切。

沙尘之中,似乎有一个人影。

是自己饿疯了吧。驻守的士兵揉了揉眼睛。

可是那个身影依旧存在着。

在看清楚一切的时候,士兵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死亡从胸腔蔓延到了四肢,吞噬了每一寸血肉的生机。邪恶的咒语代替了智慧。

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你何竟从天坠落?

你这攻败列国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

你心里曾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

然而,你必坠落阴间,到坑中极深之处。

他嘴里念叨着异族的语言,摇晃着走进了部落。

一天之间,一个种族。

灰飞烟灭。

然而这个强大的帝国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懦弱者趋炎附势,蛮横者暴戾恣睢,清袖者开张圣听,腐败者醉生梦死。但他们,都只是这个帝国的一个小零件。无论地位贵卑,有他们,没有他们,都没有区别。太阳还会照常升起,这个帝国还是会正常的运转。

但对于个人而言,也许失去一个人,就是失去整个世界。

云上。

在帝国的传说中,这里是翼族生活的地方。

在妇孺的口口相传中,这儿被描述成了一个乌托邦,一片乐土。连教会也这样布道着:若生前不曾犯下七罪,神会垂怜你。慈悲的主会升华你的灵魂。届时你将生活在云上之城,有着无数美味珍馐,与疾苦无缘。

但在此刻,烈火舔砥着这片极乐净土,鲜血淹没了花朵,尸骸层层叠在翠绿的草地上。

翼族的王啊,象征地位的权杖贯穿了你的喉咙,那个恶魔,他在尸山血海中缓缓站起了身,走向了王的宝座。

我的臣子,你们,准备好了吗。他低吟着。

我的王啊,我们将敌人的骨血呈在你的脚下,我们用苍苍白骨为你搭起登上王座的阶梯。我们把敌人的恐惧做成菜肴邀您品尝,我们把敌人的鲜血作为美酒奉于你。

在这片钢铁与岩石的贫瘠荒原里,我高声说给你们听。向着东方与西方,我挥舞着手臂。向着北方与南方,我昭示征兆:弱者死而强者生!

帝都,教堂。

这是韩文清第一次看到张新杰穿着如此华贵的衣服。

他是帝国首席牧师,相当于教皇。

韩文清第一次知道这个身份的重量。

看在站在神像之前的那个身影,韩文清第一次有了对人类朝拜的冲动。

那天,叶修和他说的,果然没有错啊。

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对他的感情,已经到了无法自拔的程度。

虽然他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这是现实。

张新杰感觉到了韩文清的所思所想,他抬起头,朝他这儿瞥了一眼。

两人的眼神在空气中交汇。

只有他们懂彼此的意思。

 

这是一场葬礼。

帝国长老的葬礼。

这位长老,是一位预言家。前段日子,当他占卜这个国家的命运时,突然暴毙而亡。口鼻溢血。

据说当他死之前,他家里的仆从曾听到这样一段呢喃。

“北漠的星辰,黯淡了!”

数月之后,霸图城,近半沦陷于漠狼族之手。

 

 

*划线部分并非本人原创。涉及宗教仅供内容推进不存在任何个人对宗教观点。

这章可以说是开头到主线的过渡章。

两人互动并没有很多。

下章就会多起来啦!

还有本文确定有R的情节,梗我已经想好啦

你们可以暗搓搓地等着吃肉啦!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