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周叶#佛曰

·探险家周x藏医叶

·高考盲狙浙江卷(别问我为什么现在才写)

·*高亮*沐歌是什么cp都吃,什么cp都写的!其他cp党请绕路!!!

·宗教常识可能有误,欢迎捉虫。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如果看到这里都OK的话

Ready?

Start!

 

(一)有字之书

阿里地区,又被称为西藏中的西藏。

过去的阿里,还未被开发,仍是一片寂静而禅意的荒原。暗红色的土壤上浅浅地覆着一层枯草,黄绿色的植物焉了吧唧的,有一撮没一撮,让这土地看起来活像是个植发不成功的秃子。

周泽楷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疲惫至极的双手颤抖地打开了一张快被揉烂了的地图。

地图上,一小片淡蓝色的区域被他用红笔画了一个圈,边上还加了一个小小的五角星。

玛旁雍措湖,苯教的圣湖。

应该就在附近了。周泽楷抬头看着经过自己身边的苯教徒。那些身穿传统服饰的藏人转着经筒。当经过周泽楷的时候,他们向这个汉族青年投来了诧异的目光。

一个面相白净的汉族大学生,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就连周泽楷自己,也不清楚原因。

他本是大都市的一名大学生,从小成绩还算得上优异,高三那年考入本市的一所名牌大学,学着当代热门的专业。除了相貌出众,老是被女生表白以外,他的一切,都普普通通。

唯有点小爱好:历史。

古籍发黄的纸张上书写着古老的传说。象雄文明,苯教渊源。清秀流畅的文字连在了一起如同锁链一般牢牢地缚住了周泽楷的心魄。

原来在他所神往的圣洁高原之上,曾有那么一种信仰。他们信奉万物之灵,山为阳,水为阴。他们在悬崖峭壁之上,在破碎的红尘之中落得禅心玲珑。

于是,在大四毕业的那年夏天,周泽楷推掉了所有毕业旅行的邀请,孤身一人来到此地。仿佛,冥冥之中,有一个人在呼唤他。

(二)无字之书

忍着虚脱与脱水带来的痛苦,周泽楷跟着那些朝圣的教徒,继续着自己的路程。

绕过一座小丘,苯教圣湖如同一幅画一般展现在周泽楷眼前。

玛旁雍错湖的北面是宗教圣地冈仁波齐峰。传说苯教的净土就坐落在云雾缭绕的山顶之中。湖水是一种清冷浅淡的蓝,如宝石般剔透,而却不带着任何人间的俗气富贵,清贫而出众,不染一丝细尘,与雪峰相衬,让人忍不住朝拜。

而湖边的青年哟,藏族的袍子勾勒出他清瘦的身子,长期沐浴着高原阳光的皮肤带着一种淡淡的古铜色,微微上钩的眼角未语也带着三分笑意,而此刻却被庄严所覆盖。青年纤长的手指转着经筒,温柔澄澈的声音诵着经文。这一切落在周泽楷眸子里,一人,一山,一水。人唯一芥,而为点睛之笔;山水无言,却道万千往事。

多么好看的人啊。周泽楷心想着,眼神被画卷中的那个人牢牢抓着,脱不开。

那是一种出于红尘的清淡倦怠,仿佛那个人站在那,就和这个世界一般亘古不朽。从此山河日月在他眼眸中更替,星辰大海在他身影间熠熠。

而周泽楷,却再也支撑不住自己力竭的身体。他眼前一黑,失去了直觉。

(三)心灵之书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只觉自己的鼻尖萦绕着浅浅的药香。他挣扎着动了动,却被一双手按住。

“别乱动。”是那个青年的声音,慵懒而带着三分玩味,咬词不清的汉语让他的语调显得有一些可爱。

周泽楷睁开了眼。此时他身在一顶帐篷里,身下垫着软绵绵的草毯。那青年就在他的身边,盘腿坐在地上,手里捧着杯酥油茶。

那人看见他的动作,侧过头冲他眨了眨眼。帐篷内光线昏暗,仅有的微光恰到好处地落在那人的眼眸里。浅棕的虹膜熏染上了一层淡金,宛若神灵。

“你醒了?”青年朝他挪近了一些,低头检查着周泽楷身上的伤势。

“汉族人?”对方的脸突然凑到他笔尖前,身上的药香撩动着他的嗅觉。周泽楷泛红的耳根在不经意间暴露了他内心的想法。

“嗯。”

“来玛旁雍错做什么。”

游玩。周泽楷刚想这么回答,话语到了唇齿之间却变了调。
“找人。”

“找谁?”青年的眼里含着好奇。

“有缘的人。”

“哟嘿,你真有意思。”藏医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那不知阁下是否找到此人了呢?”

“找到了。”

周泽楷恍然想起自己曾从一本书中看到这么一句话。从他人眼中,可以看见自己的万千世界。

周泽楷凝视着对方眸子中自己的倒影,笑了起来。

青年似乎明白了什么。

“鄙人叶修,敢问有缘人姓名。”

“周泽楷。”

每个人的心灵和灵魂都是一本上锁的书,在凡尘浮世间静等着那把能将其打开的钥匙。

从此日升月落都与你相伴,皆属于你,朝思暮想是你的身影;此生不求荣华富贵,一世英名,只求与你从天光乍破,想到暮雪白头。你眼中的万千光华从此就是我的全部世界。

(四)后记

一切的一切,就这样顺理成章的发生了。

牵手,拥抱,亲吻,滚床单。

周泽楷还记得自己第一次亲吻叶修眼眸的情景。他的小藏医眼底闪着狡黠的光芒。

“对我负责。”

“一定。”周泽楷的唇角晕开了丝丝笑意。他低下头,一个吻覆在了对方眼角。

吻我之眸,遮我此生流离。

从此周泽楷再也没有回过大都市。他与专属自己的小藏医在高原雪域漂泊,直至终老。

第一本书,是一个古老的故事,它指引我来到你的身边。第二本书,是圣湖玛旁雍措,我为周遭的风景与你而心动。第三本书,是你的眸子,我在其中看见了全部世界。从此转山转水转佛塔,我哪也不去,就呆在你的身边。

 

 

 

 

吻我之眸,遮我此生流离——仓央嘉措

感觉把同人文写成了宗教科普文ORZ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