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新词酒一杯。



00后佛系中年油腻肥宅少女,日常沉迷养生,喜刀剑茶道香道和甜食。日常咸鱼写手 文笔不佳 fate主坑 佛系生活道系学习儒系写文 正是小女。

#韩张#I'm Yours(十一)

BGM:Chopin《nocturne》No.11-No.21

特别是在结尾的时候。

 

 

 

韩文清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人山人海。

自他诞生伊始,他从来没有见过与这么多的人类近距离接触。上一次看到人头攒动的时候,是他在高空之上,俯瞰着百万雄兵,孤高之心油然升起。人类,在他的脚下,不过一芥。

然而当他站在人群之中,看着来往人群的喜怒哀乐。妙龄少女脸颊上的精致妆容,风华少年身姿间的翩翩风度,迟暮老人皱纹里的天伦之乐,垂髫孩童眸子下的稚嫩笑容。人类啊,对于他而言,他们的生命不过瞬息之间,但就如昙花一现,短暂而绚烂,毫秒间绽放的光彩足矣炫目。

韩文清手里握着酒杯,独自沉吟着。暗红的酒水在晶莹剔透的高脚杯里一圈一圈地漾了开来,雪白的光线汇在液体之中,折射出了浅浅的酒红,倒映着他墨色的眸子。

他尝了一口人类的饮品。葡萄酒特有的醇香味道在味蕾之上舞蹈。

嗯……似乎还不错。

没有人上前搭话。人群自他面前分散,在他背后汇聚。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

韩文清向四周望了一圈,寻找着张新杰的身影。在宴会的一角,张新杰被一群贵族小姐围了起来。无数贵族小姐向他展示着自己最甜美的一面,娇笑着和他搭讪。

而张新杰似乎习惯了这种场面。他泰然自若地回答着,不时接过身边女子递来的酒水。嘴角……似乎还有一丝微笑?
这让韩文清感觉有一丝不爽。

虽然他也能理解,张新杰身居高位,与这些贵族女子打交道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就算他对这些女子没啥兴趣,那些贵族世家之间的消息对他的工作都有一定优势。

但他就是不爽。

鬼知道这是为什么。

韩文清心下想着,一边走向张新杰所在的地方。旁边的人看见他面色阴沉,吓得让出了一条路。

离张新杰越近,韩文清越能看清对方脸上的微微潮红。再配上这样一声衣服……

韩文清暗暗地咽了一口唾液。

他只是你的主人,别想了。

感受到韩文清的情绪波动,张新杰抬起头来,有些迷糊的目光正好对上了韩文清的视线,让他的心头忍不住一颤。

韩文清能够感受到,张新杰有点醉了。

但牧师表面看起来就像个没事人似的。对待身边的女子,彬彬有礼,回答问题也条理清晰,一针见血,就像平时一样,一丝不苟的像个机械。

只有韩文清知道,他有点醉了。

只有韩文清知道。

张新杰也借此机会,推掉了身边女子的请求,走向韩文清。手里酒杯轻触了一下韩文清手中的酒杯,被最后一点酒啜尽,随着韩文清离开了宴会中央。

已是午夜一时,人群也有了倦意,三三两两地散了开来。不少中产阶级的家庭,半醉的父亲仍由妻子挽着,另一只手拉着意犹未尽的孩子,坐上了回家的马车,回首向朋友道别。

韩文清也拉着张新杰,走上了回府的马车。没有外人的时候,张新杰也不再掩饰自己微醉的事实,步子有些凌乱了起来。

“感觉怎么样。”马车上,张新杰突然问道。

韩文清迟疑了一下,回答道:“很热闹。”

“但只是一瞬。”张新杰低声说着,“对你而言。”

“是的,但是足够绚烂。”韩文清眯着眼睛,看着街边昏黄的灯光。

“你愿意为这一瞬而停留吗?”张新杰的声音飘忽了起来。不等韩文清作答,他就已经把他搁在对方的肩上——睡着了。

韩文清叹了一口气,把目光从窗外挪到了张新杰的容颜上。因为酒意,牧师的双颊染上了一小抹绯红,就像有一缕阳光落在冰雪上似的,清冷染上了一丝俗世的味道,却没有堕入凡尘的遗憾,反而像是天神临世,让人心怀暖意。

你愿意为这一瞬而停留吗。此时此刻,韩文清的脑子被这个问题占据。莫名的思绪在他的心头翻涌,让他不知作何才好。这是他从未有过的心情,沉睡了千年的心被那一个独一无二的人唤醒。

这种感觉,不知该如何形容。他想一直看着他,从现在,到自己化为腐朽;想一直守护着他,不让血污落在他的纯白之中。

他不该在躲下去了。既然意识到了,就该做。这是他一贯的准则。

“我愿意。”他心里回答着。

黑龙低下了高贵骄傲的头颅,在他的骑士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

我爱你啊。

 

告白(?)

并没有,我想写的韩张,是那种,不知不觉间在一起并散发出cp气场气哭单身狗的那种。

感觉张新杰有一点ooc了。

在醉酒的情况下嘛……然后我个人认为张新杰虽然活得严谨,一丝不苟,但他好歹是个20+的年轻人。

年轻人啊……

望天。


评论(4)
热度(27)